叶子XU - 第一章: 甘草地 那年初夏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序。

    夏空。一个如同妖精一样的少年,他总能散发出让人室息的味道。

    阳光下,他的脸清晰的印着,他身上有着如同钻石一般散发着高贵而温柔的气质,单薄的身形总会有一丝孤单的感觉,略微苍白的脸上有着绝美精致的五官,麻亚色的发丝下是一双过于清澈的眼眸。

    微风掠过,吹起了他麻亚色的发丝,那双让人惊叹不已的又眼灵动的望着让他害怕的法国机场。左手上那个苍白的戒指散发出和法国机场一样的味道,孤寂而又有些哀伤的味道,就像是某种脆弱的感情。

    “再见法国”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再见了悲伤,再见让我痛苦了8年的地方。”

    在登机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砰砰的跳着他清晰的记得8年前发生的每一件事,甚至是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那是一个初夏,青城的初夏总是让人那样的着迷。

    “我洛眸、我洛以漫、我夏空”三个年仅10岁的孩子在说话的同时他们手拉着手举上空中:“我们三个永远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这个动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她们都缓缓的闭上眼,手依旧拉着彼此的手举在空中。夏空至今也还清晰的记得那天空气中全都弥漫着洛家后花园那些不知名的花香。

    首先睁开眼的人是以漫:“夏你答应我们一定要回来看我们。”

    夏空和洛眸都睁了眼,他摸了摸以漫的头微笑着说:“放心好了,你们可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兄弟和最好的妹妹,我怎么可以不回来看你们呢”

    洛可能也有些害怕,流露出不舍的目光:“夏,我相信你。”他坚强着勉强挤出一个笑意:“好了,以漫。我们约定好等到大学的时候我们一起考进洛香院怎么样”

    “啊”以漫这一声似乎像是惨叫一般:“我怎么可能呢”接着拉着洛的手像在求救一般:“你们也知道我成绩啦,考进洛香院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呀”

    就连平时一向都帮着以漫的夏也开口了:“洛说得对,我们就约定一起考进洛香院。”他一副大哥十足的样子对以漫说着:“那你就得努力了,反正我和洛是下定决心了”

    尽管以漫特别不服气,但还是答应了。不过说话的声音明显没有了之前的底气:“好吧我一定努力学习好了。”

    夏和洛都高兴的笑了。他们又同时伸出了手,这个动作是他们从小到大无论开心还是高兴都会做的动作,闭着眼,手拉着手,举上天空,静静的体会着初夏空气中的芬芳,然后一起向外奔跑。

    那天下午洛家的后花园里全是她们手拉着手一起奔跑的欢笑声,她们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告别和他们俩一起成长的夏空,同时也庆祝着几年后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的心愿。

    跑着跑着她们同时眼前一黑,缓缓地睁开眼一看

    “大伯”夏空微笑着喊着大伯的名字,明明自己的父母就在旁边但他却跑到了大伯的身边,紧紧的抱着他。

    以漫和洛也同时喊着洛馨阿姨和叔叔,也冲向她们紧紧的抱着。

    洛馨是洛成的亲妹妹,她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一直也都很疼爱对方的孩子,因为夏的父亲夏天要到法国定居,所以她们决定一家人在一起吃最后一次晚餐。

    不过她们回来之后就到房间里去谈事了,几个孩子一直在后花园里玩。黄昏的时候一起看落日,晚霞的时候一起看最后一缕光线,夜幕之后一起看繁星点点。这样看着看着她们都睡着了,就这样躺在了花园的草地上,睡得很甜很甜

    次日清晨。

    夏正还在睡梦中就被自己的父亲粗暴的扯了起了,这一举动将以漫和洛也都吵醒了。

    “叔叔”以漫冲着他笑着:“你在干什么呀”

    在夏的印象中这是父亲第一次不理会以漫。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让自己的爸爸变成这个样子。

    正当自己还在不明白的情况下他已被父亲拉着上了车。

    以漫和洛都跑了出来她们一直追着那辆车,一直跑一直跑嘴里还不停的在说:“记得,我们的约定,记得我们要一起考进洛香院。”

    “妈妈呢妈妈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

    夏哽咽着问

    夏天并没有回答夏的任何问题

    一眨眼,她们已经上了回法国的飞机上,夏还是一直在问:“爸爸妈妈呢妈妈在哪里”

    夏天只是看着窗外,静静的流着眼泪。

    此时,是夏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突然之间他觉得父亲老了好多,仿佛是某种预感似的,他不敢再问妈妈在哪里去了。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法国机场,夏天看着自己10的儿子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接着深吸了一口气悲伤地说:“夏,你的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他颤抖着,仿佛接下来的几个字会让他窒息一般,但他还是缓慢地说了:“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夏呆呆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因为他知道妈妈的离开最伤心的人是爸爸,他不想让爸爸伤心,不想再看见爸爸流泪,所以他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提过自己的妈妈。

    直到6年后,夏16岁,父亲去世前向他说出了妈妈去世的真正原因。并且要他报仇

    第一章甘草地

    青城,位于中国的南方,是一个海边城市。

    青城的初夏总是显得那样迷人,风轻轻的吹在皮肤上暖暖的让人觉得这是恋爱的季节。

    洛家的后花园里散发着许多不知名的花种,混合在一起却是一股与众不同的香气,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

    后花园空旷的停车场里停着四辆不同颜色的保时捷911而且全都是最高配置。

    四个绝美的少男少女正站在洛家的后花园里,静静的感受着初夏给她们带来的特殊香气。

    洛眸洛眸集团的最大股东在他经营下洛眸集团一年比一年强大,年仅19岁的他已经是青城最传奇的人物了。

    当洛眸的脸被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所有人谈论的对像,他的身体就像是被风轻轻一吹就会受伤的感觉,他的脸色竟比一个女生的还要苍白,就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任何血色,可是当他微笑的时候每个人都好像会陷进他的微笑里,那样虚弱,那样绝美,他会给人一种想要保护的感觉,好像没有人保护他他就没办法生存一样。

    只是他的脸会那样的迷人,就像是不识人间烟火的天使一样,不经意间他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就会像是琉璃一样一触即碎。

    洛以漫洛眸的亲妹妹。她的脸上永远带着微笑,梨花似的中长发加上她如同娃娃般的眼睛就好像是童话世界跑出来的一样。

    茗弈寒他永远的阳光少年,青城最年轻的心脏专科医生。

    茗天茗弈寒的亲妹妹她的光芒似乎从小到大都被自己那个最年轻的医生哥哥给挡完了,许多人给她的评价则是一标准的花瓶。

    首先发话的人是洛以漫:“为了庆祝我们一起考上洛香院,我们来干一杯吧”她说的同时已经举上了杯子。

    茗天先是白了以漫一眼接着一边走到车上一边说:“喝饮料你们还没喝够吗”她提着重重一口袋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提着有些吃力的说:“你们看,我为你们准备了什么吧”

    洛上前一步打开了口袋:“酒”他有些意想不到。

    茗对着洛微笑的看着他:“庆祝我们一起考上洛香院就喝点吧”

    洛重重的捏着她的脸:“什么叫我们一起考上,你可是找关系,拿钱进去的”

    奕寒奸诈的一笑对着茗毫不客气的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情侣呢”

    “茗你什么时候才肯做我哥的女朋友呀”以漫也在一旁说着。

    每当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茗就选择不说话了,其实就连洛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很早以前洛就知道茗不喜欢他,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或者说他这辈子除了茗不可能再爱上哪个女生了。

    茗拿出口袋里的啤酒给他们一人一瓶的发在手上,好堵住他们的嘴巴。

    “不管怎样,庆祝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她一边说一边伸出了手:“庆祝我们可以在一起多混几年干杯”

    她们纷纷伸出了手异口同声地喊着:“干杯”

    那个声音是兴奋的,她们每一个人都脸上都扬溢着欢愉的笑容。

    “今天大家不醉不归”茗这句话似乎是命令一般。

    以漫也不服输:“喝就喝反正你是喝不醉的”

    茗得意的点点头。

    洛家的后花园弥散着一股淡淡的啤酒香气,当微风缓缓掠过,茗放下手中的啤酒,带着一丝甜甜的微笑对着她们三个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她们四个站成一条直线,相视一笑,手拉着手,接着将手举上天空,然后几乎是同时迈开步子向前方奔跑着。在她们童年抑或是现在青春的时光里曾无数次这样手拉着手举上头顶奔跑着,伤心的时候跑着就不会觉得痛苦,开心的时候跑着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她们奔跑着,开心着,狂吼着。这样静溢的青春岁月在这样浪漫的初夏里如同一副很美很美的画卷。

    正当她们都很享受这样欢乐的过程时,却被一声很急的刹车声给打破了

    因为距离停车场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她们四个只是看见那个车也是一辆保时捷911。

    首先发话的人是茗:“我看清楚了”她吊了吊她们的胃口说:“是个”故意将这两个字拖得很长很长,最后则冒出这两个字来:“男的。”

    “不用你在这里废话”果然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连说话她们三个也能这样的默契。

    只见那位保时捷少年劲直向她们走来。

    风轻轻的吹着。

    隐隐约约,少年的身影被残光拉得好长好长,交错着,竟有几分孤独```````

    茗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那位少年,她觉得这个场景自己好像梦见过,好像梦中出现的画面现在真实的浮现在她眼前。

    阳光下,少年的脸清晰的印着,他身上有着如同钻石一般散发着高贵而温柔的气质,单薄的身形总会有一丝孤单的感觉,麻亚色的发丝下是一双很灵动清澈的眼眸。

    有些微风掠过,吹起了他麻亚色的发丝,那双让人惊叹不已的双眼转着。这样的味道,孤寂而又有些哀伤的味道,就像是某种脆弱的感情。

    似乎少年的气场,包括他那精致的轮廓都是她梦见过的。

    作为洛家的管事人,洛眸最先发了话:“你”他停顿了一下,或者也是因为少年带给他的某种熟悉的感觉吧“是谁呀”

    少年并没有说话,只是睁睁的看着洛和以漫两个人。

    看着少年并没有回答洛的话,以漫也有些着急了,尽管她对少年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害怕的感觉:“你没有听到我哥在问你话吗”

    少年微笑着看了以漫一眼,接着不紧不慢地说:“不是说好一起上洛香院的吗你们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少年的话一落,洛的心就无法控制的在颤抖,夏空。是夏空,这两个字对他而言仿佛是致命的,曾经他们是最好的兄弟,如果没有那一件事,他们一辈子都会是兄弟,可是可是,那件事还是发生了,洛在心里幻想了无数个和夏空见面的情景,却没想到他会这样温和的带着微笑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看着自己的哥哥这样沉默着,以漫首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其实她心里也清楚的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天真的她觉得夏空依旧是以前那个夏空,是她们最亲最爱的哥哥。

    “夏”以漫开心的看着少年:“你终于回来了,你怎么都不回来看我们”以漫一边说一边抱住了夏空。

    当以漫说出这句话时,她和洛都同时愣住了,因为他们心底都清楚的知道,不是夏不想回来,或许在他心中也是很想回到青城这个让他着迷的城市,只是只是,他回不来而已。

    夏微微的笑着:“因为在那边,很忙,所以,没有时间回来。”

    洛很怕以漫再问出这样低级的问题所以故意扯开了话题:“夏,我来给你介绍。”他将夏拉到奕寒和茗的面前:“这是奕寒,是青城最年轻的心脏专科医生,这是茗天,是奕寒的妹妹”

    茗一直怔怔的看着夏空,什么话也没说。

    以漫走在茗的一旁重重的拍了她的肩膀:“你见着大帅哥也用不着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吧”

    茗依旧看着夏空温柔的说:“我只是觉得他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而已,”

    茗的话刚落,夏空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抬空了一下,她的那句话似乎一击即中说到夏的心坎里去了。

    夏看了茗一眼微微一笑“也许是在梦中吧”

    以漫走在茗的面前坏坏的看着她:“你们俩不会是一见钟情了吧”

    这个时候茗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点脸红了。以漫则更加是无忌惮的笑了出来:“原来你也会脸红啊”

    “你就不要笑她了”夏帮茗说着。

    “夏,这么快就帮着她了吗”以漫认真地看着夏却又似笑非笑的样子:“我才是你的妹妹,重色轻友可是不对的。”

    “洛以漫”洛发出几乎是命令的声音:“夏这么久没回来最想去哪里呀”他故意扯开话题,每当茗和其他任何男的扯上哪怕一点关系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如同撕裂一般的痛楚。

    夏轻轻叹道:“甘草地”

    “是什么地方啊”茗好奇地问:“这个名字好奇怪呀”

    以漫拿着啤酒一边喝一边为她们解说:“甘草地是距离青城郊区,开车大概二十分钟。那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甘草,还有一幢像古堡一样的别院。那里的风景映照在那样的天空美得好像画一般。”说到这里的时候以漫的声音慢慢变低了:“那是夏空的爸爸夏天,也就是我们的叔叔设计的。”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喉咙里发出的是疼痛不已的声音,甚至根本没有底气。

    听完以漫说的话茗像疯了一样直奔车面前,奕寒吼着问:“你又干什么呀”

    她根本没有回头:“快去呀那么美的风景我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茗总是这样不顾其他人的感受,想到什么就必须去做。不过这样的性格却很让人喜欢。

    她们四个同时走到自己的车面前。茗微笑着向她们招手:“快点上车呀摆成一条直线。”

    夏不明白她的意思:“摆成一条直线干什么”

    “飚车。”

    “刚才看你好像穿的高跟鞋吧”夏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差不多有十公分吧”

    以漫上了自己的车不慢不紧地说:“夏你就放心好了,她的技术好得很,估计你也追不上她的。”

    夏看了茗一眼,不认输地说:“那我们比比”

    “比什么”

    以漫生怕事情闹不大跟着在一边起哄:“我赌夏会赢。茗你的技术怎么可能和夏相比呢”

    “好,洛以漫,是你赌夏赢的。”茗毫不示弱:“我怎么可能会输呢哥、洛你们呢你们总该支持支持我吧”

    奕寒和洛相视一笑同时向茗坚起了大姆指。她们太了解茗了说到读书那她确实不行,不过说到飙车她却从来没输过。

    “先说好赌什么”以漫最关心的则是这个。

    夏一边说一边上了车:“如果我输,包括支持我的以漫在内,我们明天开学的时候请大家吃大餐怎么样。”

    茗底气十足:“如果我输,包括支持我的哥和洛我们不光是请你们吃大餐,还唱歌,想干什么任你们选”

    “好”以漫欢呼着:“开始吧”

    茗的911是电渡的绿色、以漫的是原车的白色、洛的是电渡的银色、奕寒是原车的红色、夏是电渡的蓝色。五辆保时捷在同一条直线上,阳光直直的照在车上显得耀眼无比。

    仿佛是某种预感似的,五辆车同时出发,出发那的那一瞬间右脚都重重的踩下油下,发出特别好听的轰鸣声。

    除了刚进洛家大门的时候可以同时容下五车道,之后的高速路上也就只能容下两车道了。

    跑在最前面的则是那辆耀眼无比的电渡绿色和那辆电渡的蓝色,茗和右脚重重的踩着油门一刻也没有松开,只见仪表盘上已经到了240了。不过夏也一点也不落后,他一直和茗平行着。

    通往甘草地的那条路是当初洛家出钱修的,所以那里根本不会有车。不过那么多年来洛和以漫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或许是因为会想到那件可怕的事吧。

    伴着刺激的轰鸣声,茗和夏依旧平行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几乎同时注意到眼前的景色。

    幕地。

    一声重重的急刹车,由于踩得太急的原因干净的公路上出现了轮胎的黑印子。

    停车后茗这才注意到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夏,她打开车窗,冲着夏微微一笑“你怎么会停下来,我们不是在比赛吗”

    “那你呢”夏怔怔的看着她反问着:“你为什么会停下来”

    茗打开车门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呼吸着这样纯净的空气,她站到车跟前用手指了指天边的景色:“你看,你不觉得这里太美了吗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甘草地吗”

    空气中,弥漫着甘醇的清香。

    夏和茗同时望着前方的景色。

    夜幕唯漫,唯美的天空画着一副淡蓝的景像,浅浅的紫色带着一份特别的东方灵气沾染着落日的残光,照着宽敞的公路上两个斜斜的身影。

    空气中飘荡着阵阵清香,一片甘草地在灿烂的夕阳中显得有些飘渺。这样一望无际的甘草地上竟然有一股让人伤感的味道。不远方有一幢古老的别院,看样子应该是很陈旧了。

    茗的眼神从前方的景致转到夏的身上:“你呢你怎么会停下来的。”

    “和你一样,很喜欢这里的风景呀”

    茗靠近夏:“以她们开车的速度可能还有十分钟才会到的。”她缓缓的坐在地上:“那幛别院是你的家吗”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

    夏也坐在地上靠在车上不紧不慢地说:“我爸爸是一个设计师,这个甘草地、那幢别院都是他所设计的。”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里有一些伤感的气息。“你开车不错嘛”他故意想扯开关于自己爸爸的话题。

    茗也懒懒的靠在车上:“你也可以呀不过我今天输给你了。我开车还从来没有输过谁呢”

    夏安慰着:“还是你的技术比较好,你可是穿的十公分的高跟鞋呢”

    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夏这才注意到原来茗是那样的美,在这样的景色里她的美丽几乎都要融入他最喜欢的甘草地里,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那样的香气是夏从不曾闻过的,那样自然,那样清香,那样的让人着迷。

    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此时夏和茗都觉得有些尴尬。

    同样干净的道路上,洛眸开着他电渡银色的911,车内他的表情很沉重,内心里有无数情绪在翻涌,他不断想起小时候自己和夏空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那时候他还是那样单纯的以为他们兄弟的感情真的可以一生不变。只是现在,现在

    父亲去世之前的话,他忘不了,他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洛眸了,变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为了洛氏集团,为了父亲,他不得不改变,不得不当一个真正的洛氏集团唯一继承人,所以有些东西他注定要不起了,从他答应父亲那一刻开始,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此刻,他看了看前方的景色,双手不知不觉紧握着方向盘,甚至是有些颤抖。

    接着,他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洛叔”这两个字,他按下了拔号键。

    “洛叔”他的声音是那样无力,甚至惨白没有一丝感情:“你帮我查一下,夏空”当他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又是那样让人心痛的音节:“我要知道他这几年在法车到底靠什么维生,他的资产到底有多少。”

    电话的另一端只是如同军人一般服从的声音:“是的,少爷。”

    几分钟后几辆炫目的911同时停在了通往甘草之地的道路上。

    以漫下了车,她静静的看着远方的天空,那样的淡蓝,淡紫色下映着带着浓烈悲伤气息的甘草地,风轻轻的吹着,那些如同枯草一般颜色的不知名的草种形成的一片名为甘草之地的地方深深的吸引着她。

    不光是以漫,就连洛眸,奕寒也都被吸引在这如画一般的仙境中。

    茗天冲着他们几个微微一笑,接着从车上再次拿了几瓶酒下来,手人一瓶:“我和夏空说好了,离甘草地不远了,我们走过去怎么样。”她一边说一边喝了口酒:“这样的美景开车实在是太浪费了吧”

    回答得最快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是以漫:“嗯,我也觉得,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你们,这样的青春。”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不自觉的看了夏空一眼:“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们几个相视一笑,洛眸突然走到夏空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夏,欢迎你回来。”

    夏空微微一笑:“今天什么都别说了,让我们拥有一晚属于我们小时候的时光。”此刻他的话音刚落让以漫和洛眸的心却生生的疼了一下,确实,他们的小时候每天都是那么开心,每天都呆在一起,或许今天大家都不必去想过去的往事,就这样回首着曾经的美好吧

    突然奕寒走了过来:“对了,还没关注你们比赛的结果呢”他坏坏的一笑:“到底谁赢了”

    以漫也跟着起哄:“夏,你是不是赢了”

    夏空和茗天都没有回答只是尴尬的笑笑。

    洛眸也很好奇的想知道结果,想来茗天彪车是从来没输过的:“快说嘛,你们就别卖关子啦”

    “我们应该是不分胜负的,什么时候有时候再来比一次。”茗天看着夏空的脸认真的说:“下次希望我们都用真本事不必相让”

    夏空怔怔的点头。

    他喝着手中的啤酒:“走吧去我心中最美的甘草之地”他用手指了指前方。

    转过身,茗天,洛眸,以漫,奕寒,手拉着手,示意着他挥着手举上了天空,此情此景如同他们的童年一般,那样纯粹,那样干净

    他笑了,从心底里发出的微笑,很美,如同一个妖精一般的笑着。

    洛眸看着他:“来吧快加入我们,别忘了,这是你教我们的。”

    “快来呀,夏。”以漫高兴的呐喊。

    茗天冲着他微笑,奕寒也友好的看着他。

    他走到以漫身边拉着她的手。

    这个动作她们都是那样熟练,仿佛是练习过的感觉,几乎是同时闭上眼,将牵着彼此的手举上天空,如同某种预感一般的同时迈出脚步,奔跑着。

    夕阳西下,那抹残留的余光照在五个拥有绝色容颜的少男少女脸上,她们手拉着手举过头顶,微笑着,追逐着晚霞的影子,呼吸着同样青春的气息,散发着同样迷人的光芒。

    风轻轻的吹着,吹在这五个少年少女的心上,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这样宽广的道路上,望着不远方那一望无际的甘草地,她们松开了彼此的手冲着前方落日的微光呐喊着,挥着手,如同画一般场景被茗天首先打破:“青春我拥有你,”她跑在最前方对着身后最好的朋友们大声的喊着:“青春,我不会辜负你的。”

    又是同样整齐的声音她们配合着茗天,似乎用着自己全部的力气喊着:“青春,我不会辜负你的。”

    洛眸的心里也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呐喊着:“茗,我的青春有你才不算辜负。”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透了,路灯下的她们都显得有些疲惫。

    “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夏空提意着。

    茗天无力的笑笑:“现在才开车回去吃,我想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以漫也示意着自己快被饿死了。

    “到我家去吃。”夏空指了指前面那幛别院解释着:“我已经叫阿姨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只需要走过去就可以吃了。”

    一听到可以立马开吃,以漫拉着奕寒飞快的跑着一边跑一边说:“你们走快点嘛,有东西还一点都不积极”

    其实洛眸的心是有些慌乱的,他居然有些害怕走进那个由夏天,也就是夏空的父亲,他的叔叔设计的那幛别院,不过他还是安慰自己说,不管有什么过节,先过完今天好了,本来这就是他们当年所约定的,一起考进洛香院,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今晚就放心的做一晚自己好了,做一次原原本本的洛眸

    走进夏空的家所有人都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这种风格竟没有什么言语可以形容出来,有些像洛香院的感觉,也有些如同甘草之地的悲伤,到底是怎样的设计师才可以将房子设计出这样伤痛的味道,这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痛楚

    夏对她们说:“你们不要客气,自己随便一点好了。”

    以漫毫不在意:“我们才不会跟你客气呢”

    话落。夏空带她们到二楼的阳台上。

    这个阳台很大,很空旷,空旷得让人有些悲伤的感觉,她们几个都俯身在栏杆上,从这里看下去的甘草之地,真是美极了,尽管是夜晚,尽管只是微微的路灯照耀着远方,不过还是可以感受到那种迷人的气息。

    夏空故意安排让阿姨将桌子摆在阳台上,这样即可以吃火锅还可以感受大自然的芬芳。

    大家都坐在桌子上,都饿坏了,全都忙着往锅里下菜。

    此刻,夏空拿着桌上的啤酒,站起身来:“谢谢洛,以漫。”他说得很真诚,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他的那股认真的味道:“谢谢你们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谢谢你们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手拉手举上天空的事情。更谢谢你们让我认识了茗天和奕寒。”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举杯,以漫哽咽着,激动着:“夏,你永远都是我当初的那个哥哥,永远都是。”

    此刻,夏空抱着以漫,那样温柔,那样体贴。

    洛眸认真地看着夏空:“有些事,我愧于对你说,不过,你还是我们的夏,我和以漫一样还是永远把你当哥哥”

    夏空像个大哥哥一般拍了拍洛眸的肩膀。

    “好了,大家都别伤感了。”话落,奕寒举着手中的酒杯:“来,我们干杯,庆祝我们的相遇,庆祝我们的青春”

    “好,庆祝我们的相遇。”她们碰着杯,大笑着异口同声:“庆祝我们的青春。”

    接下来就是狠吞虎咽,惨不忍睹的画面了。

    或许是大家都太过于高兴,又或是心中有太多没法宣泄的情感,如洛眸般的为了集团而不得不改变自己,为了父亲的遗命不得不做些见不得人的事,还有那个病,那个可怕的病抑或是以漫,背负着家庭遗传病终究活不长的宿命。还是奕寒守着自己最爱的以漫与她共同承担着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间的世事,然而夏空,那个喜欢微笑的夏空,到底是该听父亲的话报仇,还是忘掉一切还有茗天,那个自己最好的朋友,曾经用生命救过自己的洛眸和以漫,她又该怎样接受终有一天她们离开的事实呢

    所以今晚大家都醉了,只怕是心中有太多太多要宣泄的东西,只怕是有太多太多的秘密,她们醉得一胡涂,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但依旧有两个人例外了。

    夏空看了看醉倒在自己身边的洛眸、以漫、奕寒。其实大家都只有十几岁为什么都背负了这么多的事情,或许在她们的世界里只有喝醉了才会真正开心

    夏空走到阳台望着外面模糊不清的甘草之地,心中猛的涌出一股伤痛来,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或许他一生也忘不掉那些悲伤。

    他缓缓的下楼,轻轻的穿过甘草地,幕地,他看着茗天站在他眼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现在,直到此时相处了几个小时之后,夏空才发现她是这样的美,齐齐的头发挡住了她的额头,她的睫毛齐刷刷的落下来,幽黑的眼眸有着一份淡淡的温柔。直直的长发下是一张水晶般精致美丽的面孔。

    她的身影就像是一副画一样的出现在这个甘草地上。

    夜晚的空气中,弥漫着甘醇的清香。有一股淡淡的枯草发黄后的哀伤气息。

    此时的风不冷不暖吹在皮肤上很舒服,茗天冲着夏空微微一笑:“她们都醉了,看来你的酒量不错哦”

    “你也不错呀”夏回答着:“我以为今晚清醒的只有我一个。”

    或者是茗天觉得有些尴尬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拉着那些甘草一个劲的反复绕着手指:“说实话我喝酒从来没醉过,可能是在等对手出现吧”

    夏空点点头:“那你就是在等我了,和你一样,我也喝不醉”

    “那”她试探地说:“我们比比好了”接着她的声音里有些兴奋:“好奇怪,以前开车我也从来没遇到过对手,结果都是你,看来我们一定要分出胜负来”

    此刻,夏空如同变魔术一般不知从哪里提出两瓶洋酒:“不是要比吗刚才喝的啤酒,现在我们喝这个”他又顿了顿:“不过这个酒有点冲,你可以吗”

    “你觉得我会输吗”她的口气倒是不小。

    夏打开了那两瓶酒,她们一人一瓶,一边走一边喝,一边说一边笑着

    这一晚她们说了很多,都说了彼此从小的经历,茗天对他说了当初洛眸是怎样不顾生命的救了自己,是怎样从小对自己好的。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夏空问了一个问题:“那你喜欢他吗”

    “什么”茗以为自己听错了:“喜欢谁”

    “你这么聪明。”夏看着她:“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不知道”

    “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他,还是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夏疑问着。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茗天说到这里喝了一大口酒接着又说:“不过不管我和他是什么关系我都会对他好一辈子,这些年,我欠他太多,一个用生命救过我的人,我怎么可能忘得掉他”

    说到这里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暧昧,不过这些年,她一直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洛眸,也许是有些喜欢的吧毕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面对一个对她如此好,又如此帅的男生不动心的吧

    茗天示意着夏空手中的酒瓶:“来,干了”

    或许是两人喝得实在太多都有了一点醉意。茗天轻轻的躺在甘草地上,被她压在身下的甘草散发出与泥土结合的芳香,看着满天的繁星,吹着沁人心脾的微风,她侧过头看了看夏空的脸。

    他的脸,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她几乎不敢相信世界上竟会有这么美丽的人。他有着一种让周围所有人都黯然失色的本领,可是只要看着他,茗天的心里竟会有一种快要室息的感觉。所以她只是看了一眼就立马闭上双眼,去感受这甘草之地带给她的奇妙感觉吧

    夏空看着她,安静而温柔的面孔,幽黑的目光如流水一样缓缓动人

    “我今天就睡在这里了”她突然睁开眼看着夏说。

    不知道是夏空也有些醉了,还是看着茗天的那张脸他的心会莫名的跳动他一边躺下身一边说:“那好我陪你睡在这里”

    “我们到底谁赢了”她看了她空着的两个酒瓶:“我们都喝完了,你醉了吗”

    “还没,我想我还可以喝下一瓶”

    “呵呵”她自信地说:“我也是”接着无奈说着:“看来喝酒我们两是分不出胜负了,不过彪车嘛还是可以再比一次的”

    “好啊”夏凝视着她:“你想什么时候比,我奉陪”

    “明天吧明天我们比赛谁先开到洛香院怎么样”

    “好”

    渐渐地,她们谁也没有发出声音,她们都睡着了,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甘草地里,这样的两个人正散发着不同的光际。

    次日清晨

    茗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侧过头,看见还在熟睡的夏空。

    好奇怪,她突然注意到夏空的手上竟有一个戒指,他手中的戒指有些让人心痛的光芒,却有一股很特别的力量在里面,就像``````是他的灵魂一样,无时无刻都挂着孤单,脆弱,坚强,勇敢的光芒。他整个人因为这个戒指而产生光芒,戒指也因为他这个人而温柔独特。它们就是一体,不能分开就像生命一样永远不能分开。

    不过他戴这样一个戒指干什么茗天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定又是一个故事,她好奇的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故事,竟让他本人和那个戒指都有些伤痛的光芒呢

    茗天怔了很久,她抻手想要去摸一下那个戒指,她的手悬在半空中,就在她快要触摸到夏空手上戒指的时候,夏空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

    时间渐渐的流逝````````

    茗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望了望天空,空气中有着如同温暖如春的气息在流动。

    “不好意思,我是想看看你的戒指”

    夏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看了看那个让他心痛的戒指:“这个是我爸爸的戒指,是他临终的时候交给我的”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痛楚:“他说,希望以后我可以找到一个如同我母亲那般好的女生”

    “那”茗天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敢问的感觉,不过沉默了一会她还是问了:“那你妈妈呢”

    “她死了,在我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在夏空的声音没有一丝丝的情感,或许他是麻木了,又或者是不想回忆起当初的悲伤

    “对不起”茗天心痛的说:“我不该问你这些的”

    一个父母双亡的人,他夏空到底经历了什么此时茗天很想知道他的全部故事

    夏空缓缓起身,他伸手拉茗天示意她站起来。

    茗天轻轻的将手放在夏空的手上,幕地,她怔怔的看了夏空一眼,他的手好冰,冰得那样可怕

    “我们去飚车吧让我们分出胜负来”茗天笑了笑:“让我们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

    夏空点了点头。

    她们穿梭在甘草地里,那些枯黄的甘草已经高到茗的眼前,她用手推开后才可以出去,风轻轻的吹着,她们可以听到甘草地丝丝的响声,那些甘草被风吹着,看着远边天空即将升起的太阳,此时会觉得幸福就在前方一样

    一转眼,她们走到了自己车跟着

    “夏空”她叫住了他:“如果当我是朋友就不必相让,我也会用全力和你比一次的”

    “好”夏空顿了顿:“对了,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叫我夏空,就叫我夏吧”

    “好呀那你也不用叫我茗天,叫我茗好了”

    跟着两人上车,按下启动按钮

    同样的两辆911里发出着极大的轰鸣声,她们的右脚都踩在油门上,准备着精彩刺激的比赛

    茗按下窗户,大声喊着:threetneg

    同时两个都踩足了油门,不相上下的开着,迎着朝阳,迎着前方的甘草地,迎着美丽的青春,她们开向那个神秘的洛香院里。

    刚开始茗还是和夏不相上下的,不过到了市区里,茗简直是叹为观止,她紧跟在夏后面,看着他无论避车还是避人都是那么的精彩,每一个转弯,每一次踩刹车,每一次对车距与人那敏悦的感觉,特别是急转弯时那刹车发出“吱吱”的声音都让她大开眼界

    这简直就是赛车手嘛比专业的还要专业

    茗也毫不示弱,虽然脚踩10公分的高跟鞋也只是输给了夏一分钟而已。

    洛香院门口一声急急的刹车声,茗停好车,打开车门,走到夏身边。

    “你赢了”

    “你也不错,只输我一分钟而已”

    茗笑了笑,不过是真的开心的说着:“我是第一次输,不过我输得心甘情愿,你的技术真的是”她还故意卖了卖关子:“一流的”

    此时洛香院门口已经聚焦了很多学生,毕竟这样开关两辆保时捷来的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何况是夏空那么帅的一个大帅哥。

    花痴的同学们已经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有很多女生走到夏的跟前拿出手机开始照相了

    茗天无奈地笑了笑:“你也太吸引人了吧”

    “还好吧”夏毫不谦虚地说:“我们家的基因实在太好了,你和洛眸在一起想必也是这样吧”

    “也对”茗摸着自己的下巴说:“其实你和洛还是有一点点像的,不过嘛”说到这里她故意不说了。

    “不过什么”

    “我不告诉你”其实她是想说夏比洛更好看一些的,只是实在说不出口罢了

    突然茗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洛打来的,她指着手机对着夏说:“看来白天不能说人呀”

    “洛,什么事呀”

    电话的另一端是一股特别严肃的声音:“茗,你和夏去哪儿了”

    “不好意思,因为我们比赛飚车嘛,所以先开到洛香院了,你们也快点来吧”

    “好”洛回答着

    正当要挂断的时候茗突然说着:“对了,我们不再洛香院门口,在我们以前常去的那条小路吧”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故意看了夏一眼:“你也知道了,你那个帅哥哥和你一样迷人啦,我们现在都已经被围观了”

    “那好,我们马上就出发,在小路等我们好了”

    电话刚落,她冲着夏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等她们吧她们快出发了”接着她又偷笑着:“你也不想在这里被这些妹妹围观的吧”

    “好”夏一边说一边上车,跟在茗那辆夸张的电渡绿色的911后面

    几分钟后她们来到一条僻静的小路,小路两边全都是一排排的白桦树,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树映衬着这样公路显得有些萧条

    “这里不错啊”夏赞赏着

    “嗯,我也很喜欢这里,这里呢是我小时候第一次遇见洛的地方”她莫名地说夏说了声“谢谢”

    “谢我什么”夏有些不解的问

    “谢谢你让我看到这么美的甘草地,我真的很喜欢那里。”她这些话是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她缓缓说着:“我很喜欢看天空,可是从小到大我都没觉得哪里有甘草地的风景好,真的,那如同一股悲伤,有时又好像有些绝望,可是我又会觉得它饱含梦想的光芒,甚至会觉得它在等待什么,回忆什么”

    听到茗的话,夏怔怔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看着她。

    “这是你爸爸设计的对吗”茗看着夏说:“那么他一定是一个有梦想,有过绝望,有过期待吧否则他设计的甘草地为什么会给我这样的感觉”

    这些话,这些是夏从来都不曾听过的,和他自己想的一模一样,但他是对父亲的了解才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她呢茗天呢为什么她也会这样想,她的这些话深深的刺激夏,让她植入了心底最深的位置,夏看了看茗天,此时的她好美好美,如同一个天使一般

    “其实,甘草之地是父亲末完成的作品”说到这里的时候夏微微的低下了头:“本来他是想我帮他完成设计的,不过我没有他的天份,曾经学过很久的设计却一直不能成功”

    “或许”茗想了想:“或许甘草地要的就是这份遗憾这样没完成的作品才是最美的”

    风轻轻的吹着

    夏和茗站在那里,许久

    谈着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一切,很美,很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