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XU - 第三章: 初遇 海滨路 那年初夏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第三章初遇海滨路

    初夏的青城泛着一大股海浪的腥味,海滨路边上各式各样的小吃看花了茗天的眼。

    她沿着公路走了好久好久,背着洛送她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不过奕寒总是笑她说就算是真货背在她身上也像是假的。

    突然她闻到了一阵超级好闻的味道,她四处望了望看到了现在很火的炸鱿鱼。

    “老板,怎么卖呀”

    那老板的脸似乎都要笑烂的表情,热情地回答着:“10块钱4串”那老板竟然色眯眯的冲她说:“小妹儿,来几串呗”

    要不是闻到这鱿鱼这么香,她当时就想转身离开,看着这中年大叔的表情估计再多看几眼都是吃不下的节奏了:“那来20块钱的。”她一边说一边打开自己的包包拿了二十块钱出来递给老板,一边给钱的时候还不忘说:“老板多给我加点辣椒啊”

    几分钟后她拿着八串鱿鱼一边走一边吃,迎面而来的是一群拿着泡泡在吹的小朋友,她们重重的撞在了茗天的身上,那件几千块的t恤就这样沾上了红红的油渍。

    “对不起,姐姐”其中一个小朋友似乎有些害怕的出来道歉。

    茗天倒是一脸的不在乎,对着小朋友们微微一笑,接着往前走着。

    自从那天洛亲了自己之后她快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系洛和以漫了,奇怪的是以漫和洛也没有找自己,她心里想着那两人一定又是有什么几个亿的大生意要谈的吧

    不过自己却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洛,那种感觉就这一个星期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她今天在海滨路上愰了一整天,因为她知道像洛和以漫那样的身份是不会到这样的地方来的,她们几乎从来都不吃路边摊,印象中吃过几次都是被自己硬拉来吃的。所以每当她有心事的时候都会一个人来到海滨路。

    对她而言海滨路周围的一切才是原本属于她的生活,从小她就只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女孩,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里,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直到十多岁的时候爸爸进了洛氏集团之后突然家里的条件变好了,不在住以前的老房子,搬家后她也过着如同公主的生活,就连父母意外去世之后她那个如同神话的哥哥也当了青城最有名的心脏专科医生

    不过从心底来说,她更加喜欢这样平凡的生活,洛家的一切都有些太梦幻的感觉,让人觉得太不真实。很奇怪自从那天和夏空飚车后居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竟然有一种很想看见他的感觉。

    很不真实,夏空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个陌生人,她傻傻了笑了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很可怕的想法难道是喜欢上了他。

    夏空

    他很特别,第一次遇见一个喝酒和自己一样喝不醉的,第一次遇见一个开车技术比自己还要好的想到这里她的脸竟有些烫烫的

    傍晚的海滨路上一群又一群的中年大妈开始她们最热衷的行业了,一会听见小苹果,一会又是凤凰传奇的歌,茗天静静的坐在栏杆上,面朝大海,很享受地吹着海风,偶尔回过头看看那些跳得很认真的大妈们。

    微风吹着她长长的头发,黑黑的发丝散落有肩上,白色的t恤,浅蓝色的百褶短裙,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坐在栏杆上不时愰动着双腿,嘴里似乎喃喃的哼着歌。这样的茗天清楚的印在夏空的眼里。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夏空突然出现在茗的眼前,微笑着。

    茗侧过头,看到夏一脸的惊讶“夏”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夏太激动的原因她直接从栏杆上差点摔下来,还好夏的反应快一把接住了她。看来白天连想都不敢想,刚刚才想到了夏空这么快就看见他了。

    她轻轻的摔在了夏的怀里,闻到的是一股淡淡的柠檬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茗有些不好意思的抽离夏的怀里,松开了夏的手,不自觉的看了看夏,他真是帅得自己快形容不出来了,而且看着他竟然有一种心跳的感觉,仿佛心都快跳到喉咙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呀”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如果不是天色暗了夏一定会看到她微红的脸。

    “喂,这个问题我在问你”夏开着玩笑:“你怎么又反过来问我”

    “那个那个我”茗显得有些紧张,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在这里玩啊,难道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吗”真是不争气,这么紧张干嘛,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她在心里想着,一边想还一边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夏一眼,只是一眼,她就连忙低下头,发现自己不光是脸红了都已经红到耳朵了

    说到这里夏不禁的打量着茗的衣饰笑着说:“你一身名牌出现在这里,真的让人有点意想不到”话落,夏此时才注意到茗的衣服有好大一片油渍他指着脏了的衣服说:“这是怎么弄的,你的衣服这么贵不心疼吗”

    茗有些尴尬的再次坐到栏杆上缓缓道着:“其实我们家以前就住这边,小时候的生活并不怎么富裕,不过还是很开心的。这些衣服,包包都是洛送我的”

    空气中似乎有种被冻结感觉。

    “看得出来”夏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熟练的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他吸了一口,那股浓浓的烟味顺着微风飘到茗的面前“洛”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一下,看了茗一眼“他很喜欢你”

    看着夏抽烟的样子,茗心里忍不住在想像他这样的大帅哥怎么会抽烟“洛,他对我很好,从小到大都很好”说到这里她也顿了顿“他很喜欢我,很喜欢”说到这里茗觉得自己浑身好烫她故意想转移话题“哎对了,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会抽烟的吧”

    “写小说,写不出来的时候就会抽”

    “看不出来”茗再次从栏杆上跳了下来,又惊又喜:“你居然会写小说啊完全看不出来”

    “不过,现在不打算再写了”夏将自己快抽完的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为什么不写啦”茗继续问

    许是夏也不想再说这个问题了,突然他转过身怔怔的看着茗,看着他长又直的黑发,看着她那张精致而白皙的脸庞

    良久

    海滨路的风轻轻的吹着,广场一旁各式各样的小吃放着各种嘲杂的音乐。

    这样的气氛实在是让茗觉得有些尴尬,她的心就像要跳出来一般,原本低下的头渐渐往上扬了,她看了夏一眼:“你都是这样盯着女生看的吗”

    听着茗这样直接的问话,夏依旧盯着茗,眼神中有一丝喜悦的表情:“没有啊我只是想这样盯着你看”

    完了,完了,他这样说我该怎么回答,茗的心像在打鼓一般。

    “你喜欢洛吗”

    “什什么”茗以为自己听错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问过你,你喜欢洛吗你回答的是不知道”夏的眼神中竟闪过一丝渴望。“现在呢你喜欢他吗”

    此时的茗很想不回答这个问题,但面对夏的时候却又有一种非说不可的感觉。

    “我还是不知道”

    话音刚落,夏的手揽过茗纤细的腰,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身体靠在了栏杆上,她不敢抬头,不敢看夏,只觉得夏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

    扑通扑通扑通

    心就这样狠狠的跳着,脸已经涨红得快暴炸了,甚至悬有空中的双手有些颤抖。

    仿佛他的脸距离自己的脸不到5毫米了,那股柠檬的香气,以及烟草的味道都闻得那样的清晰。

    猛地夏微微一笑,他的唇轻轻的碰到了茗的唇上,如同春日绽放的花朵般那样温柔,那样呵护,软软的如蜻蜓点水般后夏静静的看着茗。

    暖暖的,这是她的初吻,茗有些紧张心跳加速加得已经不像话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牙齿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你干什么”这句话在心里大概憋了十多秒后终于说也出来,很奇怪,话语中并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只是有些控制不住的紧张。

    “我喜欢你”

    仿佛没什么预兆般的话腾空而出

    原来喜欢一个人会心跳,会脸红,会紧张,会做出许多之前根本不会做的事,那天洛的那个吻,原来自己在意的并不是洛,而是他夏空,看到他就会紧张,看到他就会脸红,看不到他竟会思念

    茗站在原地,心里不停的想着这几天自己这么奇怪的表现,直到刚才夏的那个吻,她懂了,原来喜欢上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就是自己是否会心跳的那一秒钟就足够了,如同自己对洛一般,谈不上喜欢,但却不会心跳,注定只能是自己一辈子的朋友

    “那”茗泛红着脸,笑了笑:“你会喜欢我多久”

    “一辈子”这个回答很肯定,仿佛就是心底最直接的答案根本不用想夏就这样说了出来。

    听到夏说的一辈子,她的心好暖好暖,仿佛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温暖过。

    茗埋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穿的帆布鞋心里不禁想到,早知道今天就不空这个鞋了,自己的身高也就165的样子,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看了看了,他最少也是180以上吧不知道自己踮着脚去亲他能不能亲到。

    管他的,先亲了再说吧

    “夏”茗看着夏的脸,认真地说:“我也喜欢你”说完她踮起脚尖在夏的唇上轻轻一吻然后,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

    这就是她茗天一个根本藏不住心思的女孩,那样单纯,那样直白的对夏说我也喜欢你的女孩,毫不做作,简单,天真的她在这个时候相信夏说的那个一辈子,那个时候的她以为所有的爱情都会有一辈子

    夏再次将她揽入怀中,茗的脸贴在夏的胸前,那样温柔,那样纯洁,她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海滨路的平凡、海滨路的海水、海滨路的小贩们似乎都见证着她们的爱情。

    “对了,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茗就是这样一想到什么就会立刻去做。

    “你问。”夏看着眼前如此单纯的茗心里真是暖得不行

    “你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

    “你是第一个。”

    这个回答简直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茗吃惊的看着夏:“不会吧你长得那么帅,怎么可能”

    “我以前在法国,每天都在彪车,要不就是在家写小说,根本没怎么接触过女生。”夏认真的向茗解释着:“你是我唯一喜欢过的人”

    “我也是,虽然洛一直都喜欢我,不过我始终在等那个让我动心的人。”茗看着大海,看着周边越来越少的行人慢慢道来:“你也是我的初恋”

    那天她们一直在海边,踩着细软的沙子,一会奔跑,一会疯闹,一会静坐,天上繁星点点,海风微凉,初恋的气息仿佛在整个海滨路阔散开来,连风吹在皮肤上都有暖人的气息。

    整个夜晚,她们从自己有记忆开始讲到现在。

    原来他是那样的夏,是和自己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夏。曾经在法国跟着父亲流浪过,学过设计,在父亲过世后靠飙车维生,他的青春,他的钱全是靠命拼回来的,否则他哪里还回得来青城,哪里还能遇见自己。

    还记得那天和夏飙车,现在想来,真是讽刺,他的飚车是为生计,而她的却只是生活

    听见夏说完他的过去,茗哭了,她的心就好像有人拿刀子狠狠的割伤了一般,怪不得她第一次见夏就有一种想要保护的感觉,原来他的过去竟这般痛心。

    这一晚更让她意外的是,夏的妈妈是怎样被洛的爸爸害死,还有他父亲让他回来报仇,他却放弃了,茗的眼泪在这一整晚似乎没有停过,这样善良的夏,这样让人着迷的夏,让人心痛,让人不忍伤害。

    忘不掉了,如果爱情是个旋涡,茗已经掉了下去,才不过一个夜晚,在她的人生中却已经忘不掉夏了,所以只有守候

    在泪水和痛心中她靠在夏的肩上睡着了,仿佛还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和夏很幸福,很幸福。

    第二天,天刚亮,茗睁开了双眼,想要动弹时发现自己靠在夏肩膀上睡了这么久脖子似乎都僵硬了,她坚难的,缓慢的将脖子慢慢移动,仿佛动作快那么一点都会被痛哭一般。

    “你醒啦”一般的夏也睁开了双眼,冲着她笑了笑。

    爱情果然是幸福的,好像听到夏的声音,看着他干净,好看的脸上茗的脖子突然就不疼了。

    夏站起身来,他抻出手,示意拉茗起来。

    茗牵着夏的手在沙滩上走了走,远处的天边还是一片青色,天空透着无边际的大海似乎有些淡蓝淡紫的的景致,或许早上的天空就是这样千变万化,再等几分钟当她们再次看着天空的时候已经发现有了极地的曙光

    太阳沿着大海边一层一层的向上移动着,像红红的气球挂在了高处,那些光轻轻的落在夏的脸上,茗静静的看着他,如同天使一般,那样绝美的面孔,那样让人心疼的夏,茗在心里再次告诉自己无论什么一定要保护夏

    “夏,我饿了”茗和夏手牵着手,她调皮地说:“我带你去吃最好吃早餐”

    “正好,我才回来没多久,哪里的东西好吃都还不知道呢”夏一边说一边注意到茗那白色衣服上一大片的油渍,昨天许是晚上的缘故让那一大片看起来不明显,不过现在太阳都出来了,那一大片也太明显了:“吃早饭前,我先带你去买件衣服吧”

    茗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好,这样一大片油渍确实太难看了”

    夏四处看了看:“不过你这牌子的衣服这边应该没有卖的”他拿出手机准备在网上查一下看最近的地方哪里有卖的。

    茗一手拦住了夏,微笑着说:“其实我根本不喜欢穿这么贵的衣服,每次都是洛送我的,不穿又太浪费了。”说到这里她指了指右手边那一排比较简陋的房子:“你看,那就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其实我现在还是比较喜欢这里,对我而言什么衣服我并不在乎”

    当她们离开沙滩走在广场边的时候茗指了指夏说:“你看,那就有衣服卖,我要那个就可以了”

    夏的目光朝着茗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个中年大妈坐在那里面前摆着很多件白色的t恤。

    “虽然以前我在法国过得很苦”夏拉着茗的手认真地说:“不过,现在我绝对有能力给你想要的一切”

    茗摇了摇头,一边说一边拉着夏走到那个卖衣服的大妈身边:“真的不是价钱问题,就如同我和你在一起一样,不会因为你有钱或是没钱改变我的想法,现在我只想快点买件衣服,换掉这件脏的就好。然后我们一起吃早饭,我已经饿得不行了”

    夏点了点头,接着问那大妈:“大妈,你这衣服怎么卖啊”

    “小伙子,你真有眼光”大妈特别热情地说:“这衣服50块一件,挺便宜的。”

    “那好你给我”夏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茗给打断了。

    “大妈,你这衣服哪里要50块,你欺负我外地的吧”茗一副气势十足的样子,和那个大妈开始讨价还价起来:“最多30块你卖不卖”

    大妈勉强的笑了笑:“行行行,小姑娘,你也太会讲价了。我给你包起来”

    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100的,等那大妈找钱了就离开。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讲价”夏有些不可思议地说。

    “小时候跟着我妈,我妈特会讲价,我也就学会啦”茗一边说一边走,走了没几分钟在一路边摊前面停了下来:“这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早饭”

    茗如同老板一样抬了两根塑料椅子,开始给夏介绍这里什么最好吃,两人在商量了一会儿后点了许多茗说特别好吃的东西。

    “老板”行行色色的人行中茗的嗓音比平时略微大了些:“要两碗皮蛋瘦肉粥,再要一笼生煎包,两碗麻辣面,两个手抓饼”

    “你们就两个人吃得完吗”老板笑嘻嘻地说。

    “这个你就别管了,快点弄上来就对了”茗一边说一边习惯性的拿着纸巾擦着桌子。

    “看来你经常到这里来吃”

    “其实也不算经常,因为洛和以漫她们一般都不怎么来路边摊吃”茗看着夏委屈地说:“感觉她们的世界不怎么和我一样,她们的太高大上了,我还是喜欢自己的生活”

    说到这里夏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茗,故意吃醋似的说道:“听你说的最多的就和洛,感觉你们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

    茗有些紧张的抓住了夏的手解释着:“不是的,只是我从小到大习惯了,几乎每天都会和他在一起,所以”她很害怕夏吃醋,看得出来她已经很在乎夏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打断了:“好了,我哪里是这么爱吃醋的人,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

    “讨厌”茗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又露出一个大笑脸:“你等一下,我去那边的厕所把衣服换了就来”

    不一会儿,等到茗换了衣服过来的时候夏已经开始吃上了,一边吃还不忘称赞:“这里的东西的确好吃”

    说到这里夏抬头看了看茗“你真是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那当然了,这是夏给我买的衣服,必需好看。”

    “吃过早饭后干嘛,你有事吗”夏甜蜜的牵起茗的手。

    “没事啊,我每天都没事干”

    夏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没什么梦想吗”

    “没有,我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说到这里她突然站起身来,拉着夏的手一边走一边说“如果要说梦想的话,我希望,洛和以漫会活很久很久”

    突然,仿佛空气中都有一丝伤感的气息。

    这个梦想就如同小时候的夏一般,当年的他只是单纯的希望妈妈可以陪自己久一点,可以活得久一点注定不平凡的人生,注定不会完整。

    “夏”这个声音似乎有些哀求似的:“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洛和以漫我们的关系”

    听到这句话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很认真的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能瞒多久,今天不说,总有一天她们会知道你认为,你可以瞒一辈子吗”

    她只是想保护洛,如果洛知道自己和夏在一起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她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洛,不过,自己还是会伤了他

    “你说得对,迟早有一天他会知道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茗的心硬生生的疼了一下,好像呼吸都是疼痛的。

    很多东西并不可能同时拥有,或许拥有爱情就注定会失去友情。

    “走,去我家”夏微笑着。

    “去你家”茗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会不会发展得太快啦

    “你开车没”

    茗摇了摇头。

    接着,她上了夏的车,茗有些心不在焉,她心里真的很怕洛受伤,很怕自己会伤到他,他明明自己有病,居然可以奋不顾身的救了我的命那次他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这样用生命救过自己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不在乎,其实她曾在心底想过,对洛并谈不上喜欢,却仿佛有一种要保护他的使命。

    曾经,她不禁在心底问了自己,如果不是夏的突然出现,自己是否会接受洛,答案,是那样的清楚,如果没有夏,她几乎快要接受洛了,就差那么一点可是,当夏出现的那一刻自己心跳了,一切都是注定的注定夏会出现

    算了,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坐在夏的副驾驶旁,看着他那几乎完美的开车技术,茗苦涩的笑了,在她心底对洛的心痛,和对夏的心痛是不一样的,对着洛自己会觉得难受,会害怕他受伤,只是很担心而已,但是夏不同听着他那些惨白的过去,看着夏那张完美的脸时,茗会觉得夏一切仿佛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如果他痛,自己只怕会比他更痛

    夏开车很快,这速度茗自问根本比不上,她们很快来到了甘草地,来到了夏的家,第二次来这里却有了不同的心情,上次只是来吃了个饭都还没看清夏的家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这次一进门她便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夏,一直来到了夏的卧室。

    这个卧室很大,很大,大得让人觉得有些空旷,房间里并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个很大的衣柜,还有两盏很符合整个别院那种怀旧的台灯,那个阳台倒是很让人喜欢,望去外边就是那片甘草地,以及来甘草地的那条直直的道路,好美,好美,这样的景色不禁让人忍不住想要留在这里。

    “我先换件衣服”夏一边说一边从衣柜里拿了一件白色的t恤。

    茗看了看那件衣服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白色t恤,这也太像情侣装了吧

    这个时候茗的手机响了

    “喂”她的声音里有些不耐烦,仿佛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一样。

    电话的另一边是奕寒,他有些焦躁地问:“你一晚上不回家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是不是以为爸妈都不在了就没人会管你了是吧我告诉你,你一个女生不回家在外面到底在干什么”

    茗似乎听惯了这些话,她故意将手机拿得很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茗天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奕寒加大了声音。

    “知道了,你在吼什么嘛”茗也没好气地说:“我都这么大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那你昨晚到底和谁在一起”果然是兄妹两,连语气都是一样的。

    “昨晚”茗心里想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告诉奕寒,她停顿了一会儿:“昨晚,我和夏在一起”

    “什什么”奕寒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和他,在一起”

    “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她说得很直接,不想让奕寒猜来猜去。

    “这真是太让人想不到了,简直是个大新闻。”当奕寒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很高兴,接下来的话倒是有些意味深长了:“你对洛说了吗洛怎么办啊”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和洛在一起,所以,大概很少有人可以接受我和夏在一起的事实吧。

    “我还没告诉他”茗的声音也低低的。

    “你的事你自己解释,我马上要做一个手术,你自己搞定啊”奕寒匆匆挂了电话。

    天啊我该怎么办她一屁股坐在夏的床上,有些烦噪的躺在床上

    这个时候夏从厕所换了衣服走出来说:“你累了,就睡一下吧”

    她突然发现自己睡的是夏的床,听到他的声音瞬间脸红了,如弹簧似的跳了起来:“不,我不累,不想睡”

    这一整天茗和夏都呆在房间里,偶尔会走到阳台看看外面的风景,偶尔她会陪着夏在电脑旁,看夏工作,尽管他根本看不懂夏对着电脑到底在干什么,不过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幸福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过得很快很快,傍晚的时候夏突然对茗说:“今晚留下来”

    夏的这句话差点没让茗吓得跳起来,她心里在想,这个留下来是什么意思,睡哪里难道和他一起睡吗

    夏伸出双手从后面抱住了茗的腰,他低下头,将自己的脸轻轻的靠在茗的头上。

    这个动作也太暧昧了吧说他自己第一次恋爱可能都不会有人相信,那些动作分明也熟练呀茗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不过此时被夏抱着确实让自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茗,答应我,留下来,永远留在我身边。”夏的声音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的温柔,他一边说一抱将茗的身子侧过来,正对着他的脸,手继续放在茗那纤细的腰上:“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听着夏的声音,茗的心深深的痛了一下,好像自己永远没办法拒绝他。

    茗微微点头。

    抱着茗的夏似乎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他的头缓缓的低了下来,他的双手轻轻的放在茗的脸上呢喃着,茗,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话落,他的唇再次贴在了茗的唇上,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头上,彼此的唇辗转着,唇舌交缠在一起,如狂风暴雨般激烈,仿佛每一个吻都要吻都对方心里去。

    正当她们吻得激烈的时候敞开的门被敲响了。

    来敲门的是夏请的阿姨,许姨:“少爷,你要我准备的饭菜准备好了。”

    茗不好意思的背着对门口的阿姨,一张脸红红的特别可爱。倒是夏淡定的对阿姨回答了个好字。

    等到阿姨离去茗才转过身来:“都怪你,让别人看见了”

    夏调皮地说:“有什么关系,反正你都是我的迟早你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等到下楼去吃饭的时候茗看到许姨依旧会脸红,感觉很不好意思

    吃完后,等她上楼再次回到夏卧室的时候发现床上多了一个枕头,还换上了新的床上用品,是浅浅是绿色,居然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床上最显眼的地方还放了一套女生的白色睡裙。

    看着这些,茗明白了,原来夏是要自己和他睡一张床上她尽管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暗暗窃喜。

    “你要洗澡吗”正当茗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夏突然出现了。

    “要”如果他说一起洗怎么办啊

    “那你先洗”

    茗点了点头,拿着床上那条睡裙像洗手间走去,她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想到,还好还好,幸好他没说一起洗

    等到茗洗完澡走出来,突然看到夏已经躺在床上头发也湿湿的,显然是洗过澡了,她不解地问:“你在哪里洗的,怎么比我还快”

    “楼下”

    茗点了点头,此时突然觉得太尴尬了,她瞬间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哪里,这个房间也真是的,居然连个椅子都没有。

    “过来啊”夏一边说一边将薄薄的被子掀开,示意茗到床上来。

    茗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拳头,但表现得却得从容,她极慢的走到床边,接着躺在了夏的床上。

    夏向她慢慢靠了过来,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近的距离,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夏的心跳,这样暧昧,整个房间里都有一丝丝脸红心跳的味道。

    “夏”茗发出了极小的声音:“我喜欢你,无论你怎样对我,我都愿意。”

    是的,她愿意,只要是和夏在一起,无论干什么她都会愿意的,这就是她茗天,一个毫不做作,一个简单如白纸的女生。

    那晚,她和夏一直说,一直说,说了许多许多,最后她们抱在一起都睡着了

    注定是个平凡的夜晚,她们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单纯的依偎在一起

    微风静静的吹着,甘草地的那片甘草散发着爱的味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