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XU - 第四章: 宿命, 一辈子的敌人! 那年初夏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第四章宿命,一辈子的敌人

    七月初,有些躁热的青城,海滨路那条沿海线人已经越来越多,每天下海洗澡的人都快把整个海滩霸占了。

    茗和夏在一起已经两个星期了,其间她们俩和奕寒吃过几次饭,而茗和夏却过起了同居的生活,至于洛和以漫在茗的世界里似乎已经消失了两个星期茗清楚的知道每当洛和以漫有什么所谓大事的时候就会专心去管理她们的集团。不过以前自己也还是会主动打几个电话问一下,不过这次她却没敢打,到今天,都两个星期了她还是没办法告诉洛自己和夏在一起的事实。

    洛家。

    这几天忙着收购艺星的事都没和茗联系,洛看了看自己的电话有些奇怪的问坐在沙发的以漫:“茗给你打电话没”

    以漫专注的看着手机,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洛的心似乎紧了一下,接着他再问:“那奕寒给你打电话没有”

    “当然打了”以漫像听了一个笑话似的:“他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呀”

    说到这里洛的心好像被抽空了一般,自己虽然忙着收购的事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每天都想着她会给自己一个电话,她也从来没有这样久不联系过自己,难道出什么事了

    他想了想,拿起手机给茗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让她马上到洛家来。直到听见茗的声音洛的心才恢复了平静不过心里还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接到洛的电话后茗立刻给奕寒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尽快去洛家。她告诉夏自己要去见洛,夏决定陪她一起去。

    很快,茗和夏跨进了洛家的大门

    坐在客厅的洛看着大门口站着的茗的身影,那样完美,那样迷人,只要看到她,洛的心就会很平静,即使是有再大的事只要看着茗,只要有茗在他身边他就会觉得很满足

    突然出现在茗身后的那个身影深深刺痛了洛的眼阳光拉长了那个斜斜的身影,渐渐的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他面前,是夏空,居然是夏空。

    此刻,洛的瞳孔不由得放大了,仿佛某种预感似的,他的手竟在不停的擅抖。以漫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放下自己的手机站起身来,看着大门口那一男一女

    由于阳光太阳的原因,洛根本看不清茗和夏空的脸,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逆光中茗伸出了她的手,夏的手轻轻的牵住了她,缓缓向客厅走来

    这一幕,深深刺痛着洛的心,他的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故作镇定。

    此时谁也没有说话,茗和洛手牵着手走到了客厅。

    良久

    空气很稀薄,夏突然闻到洛家后花园飘进来的那些不知名的花香,那个味道和8年前一模一样,那是一种致命的味道,那个味道的名字似乎是死亡8年前妈妈就是死在洛家,自己也同样闻着这些花香。他的心突然跳动得很厉害

    “洛”茗看着洛喉咙里发出极小的声音:“我和夏在一起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底气让洛知道,好像自己的夏是不会被祝福一般。

    站在一旁的以漫不可思议的望着茗和夏,她的眼眶红红的,接着转身看了一眼洛的表情

    “你喜欢他吗”这个声音低得可怕。

    “喜欢,从来没有过的喜欢”

    洛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住了,他只觉得自己像受了伤的动物,伤口还流着鲜红的血,一滴一滴,再也不会停止一般。

    他原本就苍白的脸更加白了,好像一张白纸没有一丝血色,他看了看夏,再次用那种低得可怕的声音问道:“你呢你喜欢她吗”

    夏点了点头。

    洛站在原地,他看了看夏空的脸

    “我们不是兄弟吗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不是说过你原谅我们了吗”洛的眼眶通红,他的声音里更多的是乞求。

    此时的夏看着洛眸的表情仿佛像失去父母保护的孩子,他解释着:“我们会是最好的兄弟,不过,我对茗天是认真的。”说到这里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同你一样的认真我不会负她的。”

    听到夏的最后一句话洛眸的身体猛的一颤:“你当我是兄弟,你对她如同我一样的认真。”

    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你知道我爱她,你还和她在一起,你这算什么兄弟”

    夏沉默了

    洛透明的眼神开始一点一点地迸射出邪魅的光彩,他的距离和夏越拉越近。

    他直视着夏,目光中有些深深的恨意,就像是要穿越到对方的骨髓一样,冰凉得让身旁的人都有一丝触动。

    “回答我”洛怒吼着。

    夏看了身旁的茗一眼,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带着歉意对洛说:“对不起不过我不会放弃茗,我爱她”

    洛静静的凝视着夏,看着他牵着茗的那只手刺痛着他的心脏,他一步又一步的走到夏的面前,他的心砰砰的跳着,受伤的心脏流着一滴又一滴鲜红的血。

    为了茗天,为了自己的爱情,他可以什么都不要,甚至不要自己的尊严或者是对他和夏兄弟之间的一次试探,他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会回到从前,如果回不去那就趁早

    墓地

    呯的一声。

    他直直的跪在了夏的面前,声音很小很小:“夏,我求求你,求求你放掉我的茗天好不好求求你”

    茗松开了夏的手,她白皙的脸上早已满脸泪水:“洛,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

    “洛,你不要这样”以漫突然抱住了洛,心疼的抱着他。她是最最清楚洛对茗天的爱有多深,她同样清楚洛从小怎样的努力,怎样的生活,怎样面对那个可怕的遗传病。此刻,她抬起头,狠狠的看了夏空一眼:“你难道不知道茗天在洛的心里有多重要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话语中更多的竟是一丝责怪。

    夏的眼眶里带着湿润,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洛,慢慢地,他蹲在地上,认真的说:“洛,爱情本来就是不可以勉强的,如果今天茗选的是你我无话可说,只要她不放弃我,我不可能放弃她。”

    洛的心被夏空的这些话彻底抹杀了,他曾经真的以为他们之间会是兄弟,他也真的以为大家可以回到以前,但是就在今天,就在刚才,自己不顾一切跪地求他放弃茗天的时候,他竟那样的无动于衷,注定的

    或许,他们这辈子只能是仇人

    墓地,洛温柔的看了茗一眼,接着,迅速站起身来。

    当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洛的拳头已经重重的落在了夏的脸上,他的怒气,他的吃醋,他的怨恨都在那一拳里,似乎用尽了此生的力气夏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

    “你干什么”茗心疼的跑到夏的面前,摸了摸他的脸,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凶的对洛吼过:“你凭什么打他”

    洛站在原地,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红红的眼眶,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让所有人都害怕。

    他的全身都在擅抖,就连自己爸爸去世的时候也不曾这般伤心过,他激动的说着:“你喜欢他”洛的眼神里充满着愤怒:“对你而言,他不过是你才认识两个星期的陌生人,你了解他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

    说完他的眼泪顺着那如白纸的脸流了下来,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哭了出来,接着他再站到夏的面前狠狠地说:“你呢你是喜欢她”他指了指茗:“还是为了报复我”

    夏的眼神里再也不是往日那般如阳光般的温和,他用同样厉害的声音还击着:“你认为我是在报复你难道只有你的喜欢才是喜欢我的就只是报复吗”

    以漫也只满脸泪水静静的像个旁观者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一切。

    “离开茗”同样低沉可怕的声音里仿佛还带着命令的口气:“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再也不是兄弟,我们回到原点,回到我们是仇人的宿命”

    “凭什么”夏的嘴角上扬,有些激动地说:“我不会离开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好啊回到原点,我们只能当一辈子的仇人。”此时夏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真话还是气话。

    “洛我们只会是朋友,永远都只是朋友,我爱夏,求你成全我们”茗走上前拉着洛的手,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苍白无力的味道,带着泪水的味道更带着一丝丝乞求。

    曾经她曾无数次的拒绝过自己,却没一次像今天这样肯定的,这一刻,洛的心碎了,彻底碎了。

    “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他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哀求:“如果没有夏,你会不会选我”

    “重要吗”茗哽咽着,痛苦着。

    “当然重要。”洛同样哽咽的说着:“对我而言你就是最重要的,为你我可以放弃我的一切”

    茗闭上了眼,那些泪水从眼里不停的滑落,慢慢地,她睁开了双眼,看着洛,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如果没有夏,我一定会选你但是夏出现了,现在的我只想你能成全我们好不好,洛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吗你这辈子都会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句如果没有夏,我一定会选你,深深的刺痛了洛的心。她的声音就仿佛是某种蛊惑人心的咒语,在急短的时间内浸透洛的思维,而那种苍白无力的语气正好穿透到洛心口最正的位置。

    “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去了”他的泪水忍不住再次滑落,他轻轻的拭去自己的泪水,这句话他似乎是对茗说的又似乎是在对夏说。

    “夏空”他如同玩物似的说着这两个字。接着,他惨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早知道有今天,当年你就该像洛馨那样死去”

    听到洛的这句话,夏错愕的抬起了头,看着洛,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洛他知道,当听见洛眸的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就算洛眸说的是气话,但自己也回不去了从小失去妈妈,害得父亲含恨而死,他忘不掉,永远忘不掉

    等了一会,他呢喃着:“洛馨这两个字你也配说吗”当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夏走到了洛的面前,“啪”的一声响,夏的拳头狠狠的落在他的脸上,接着毫不客气地说:“这一拳只是还你刚才打我的。”然后他抓着洛白色的衬衣再一拳落在了他有些病态的脸上。

    洛微微站起身来,用力的擦着自己唇角的血看着夏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你怎么可以打他”这个声音苍白有力,更多的是责怪的意思,洛以漫看着夏:“你不是我们的哥哥吗你怎么可以打洛”

    茗有些担心的走到洛的身边,她大吼着:“你们不要动手好不好都怪我,都是因为,你们是兄弟呀怎么可以这样动手呢”

    “兄弟”夏的脸再也没办法回到之前的平静,他的心砰砰的跳动着:“他有当我是兄弟吗我妈是怎么死的,你们洛家的人心里有数,他还敢提洛馨两个字,他也配”充满火药味的声音静静的落下。

    “当初最错的就是不该留下你”洛的语气变得很沉静,仿佛诉说着内心深处的语话:“你想跟我们洛家斗吗只怕加上你死去的爸爸也斗不过我们”

    夏再次拉着茗天的手,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微笑:“对了,家庭遗传病。”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帕米儿综合症”他一边说一边拉着茗的手坐在洛家主客厅的沙发上:“在调查你和洛以漫的时候不小心发现的。”此刻他露出诡异的微笑:“真可怜不知道你们还可以活几年”

    原本很久没说话的以漫突然走到了夏空的面前,她睁睁的看着夏,看着这个曾经让她如此喜欢的哥哥,眼泪竟那样不争气的滑落:“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幸运的没有帕米儿综合症,又何必这样来说我和洛,难道看着我们不长的生命你真的会开心吗”

    面对以漫的质问夏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了茗天的手,他的手那样冰,他的目光竟不敢看着以漫,在他内心深处从来都不想伤害他们兄妹,可是,自己却真的将那些话说了出来

    “夏空,从今天开始,我们互不相欠了。”洛的眼眸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他静静的说:“十年前我爸爸为了洛氏集团,为了爷爷的遗命不得不做了对不起洛馨的事,帕米儿综合症,我们洛家几十年来都难逃的家庭遗传病,这个病至今为止都没办法医治,延长生命的办法都没有,唯一可以治好的办法就是找同样患有帕米儿综合症的人进行骨髓移桎。所以我爸爸害死了洛馨。”他的声音如同一条平稳的河流,根本听不出一点私人情感,只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提高了些音量,声音里多多少少有一些心痛:“以前我都觉得对不起你夏空,不过今天我们两清了,不管你对茗天是真的喜欢还是为了报复我,我都不在乎了,总之我不会再放过你。”

    曾经茗也问过这个问题,不是两个都有帕米儿综合症吗怎么进行移桎骨髓就可以医好了,因为患有这个病的人有一组好的骨髓,而且患这个病的人大多都是兄妹,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匹配上

    “这样就两清了,你们洛家欠我们一条命,这样也可以互不相欠吗”如果不是看在以漫满脸的泪水他一定会冲过去和洛拼命,他强忍着:“我和茗在一起了有什么错,洛眸如果你有本事你可以把她抢回去”

    夏的话刚落,茗猛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此刻的夏那样的陌生,她在心里不禁想问一句,到底是真的喜欢还是为了报复洛眸,今天他自己说出的这些话确实不像以往的夏空。不过她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陪在夏的身边。

    “你放心,我一定有办法让你主动离开她”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很有把握。

    夏没有回答洛眸的话,他只觉得洛家让他恶心,如同当年失去母亲般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

    现在的夏一分钟,一秒钟也不想留在洛家,他站起身来,那只拉着茗的左手凉得刺骨,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茗的手却松开了

    她再次走到洛的身边带着泪水心疼地说:“洛,对不起,但是不管我和谁在一起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

    洛抓住了茗的手擅抖地说:“茗,他骗你的,他一定不是真心爱你,你不要和他走。”

    正当茗还想和洛说话的时候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重重的将她带走很快的将她带上了车离开了洛家。

    空旷的洛家别院里,洛笑了以漫却哭了

    等到奕寒到的时候洛家已经空无一人,洛和以漫的手机也都关机了。

    夏的911飞快的行驶在去甘草地的路上,夜晚伴着青城7月的热气,他开得很快,不过坐在一旁的茗天却没有说话这一路上从离开洛家的那时候起她们就没说一句话了。

    很快她们到家了,夏打开车门下了车,他走到副驾驶打开了茗的车门语气有些重:“下车”

    茗异样的抬起头看了看夏,没有说话,也没有下车。

    夏的脸上又是在洛家时候那样的陌生,好像很凶的样子,茗一直看着他,他又拿出一根烟点燃了,很快,她闻到了香烟的味道,那些烟雾就这样飘过她的眼前。他抽了没几口就将烟扔在了地上,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用再次陌生的声音让茗下车。

    这次茗天没有抬头看夏,她很怕自己一抬头眼眶里的眼泪就会掉出来,她也不敢说话,因为一说她那哽咽的声音会很难听,她不想让夏知道自己哭了。

    夏伸出手去抱茗天,但就在手快要碰到她的时候,茗躲开了,夏的手就这样僵在空中。

    “我抱你上楼”夏一边说一边强行将茗抱了起来,茗不情愿了推开了,不过夏并没有理会她,迅速的将她抱到房间里去,到房间后她将茗天放在床上,他自己走到窗边再次点了一根烟。

    茗看着他抽烟的样子,本来心里有千千万万句话想说,却没勇气说出口。

    不一会儿,夏走到了茗的面前:“今天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茗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对不起”他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温柔,直到现在茗才觉得这是他认识的夏空:“今天我可能说了很了伤害你的话,但我也只能说对不起而且我和她们洛家也回不到之前了。”

    “我知道”茗终于说了句话。

    “他很爱你,很爱很爱”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酸酸的:“正因为他这么爱你,我和他只能注定是敌人了。”

    茗的心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着,压着她快喘不过气来,她走下床,缓慢地靠进阳台,看了看那一片让自己最爱的甘草之地,接着回过头看了夏一眼:“还有烟吗给我一根”

    听到茗天的这句话,夏猛的看了她一眼重重的说了一句:“不行,我绝不允许我的女人抽烟。”

    茗天的身体轻轻的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她的眼泪又快要出来了,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极小的声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原本站着的夏空坐在了床上,他又从口袋里拿出烟盒,熟悉的拿出一根烟点上了,他吸了一口说:“你问”

    茗天沉默了几秒,好像自己很害怕去问这个问题,原来夏空在自己心中已经这么重要了,她害怕听到让自己失望的答案,她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抓紧了栏杆,声音里都带着恐惧:“你和我在一起是喜欢我还是”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会:“还是报复洛家。”

    听到茗天说的那最后四个字,夏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团火,他立即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用很快的速度走到茗天的面前。

    正当茗天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夏空的唇已经贴在了她的唇上,他有些生气,似乎将这些怒气都用力的吻在了茗天的唇上,他碾转着,吸吮着,一只手抱着茗的腰,另一只手用力的拉着茗的手,如狂风暴雨般的,毫不温柔的吻着

    唇舌交汇在一起,他似乎要吻进茗的心脏里,整个房间里散发着浓浓的爱意,茗起初有些不情愿的反抗,不知道是不是夏吻技太好的原因她很快就顺从了。

    一阵激烈的热吻后,她们抱在一起,看着彼此的那张绝美的脸只是夏的眼角竟泛着泪光

    “你哭了”茗看着夏,心疼的说着。

    夏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茗,彼此的每一次呼吸都暧昧的散落在对方的脸庞,良久,他温柔地说:“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我承认,今天在洛家说的一些话确实伤到了你,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报复洛眸而已。”他一边说一边说手摸着茗的发丝无比温柔:“对你,我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我不可能因为报复洛家才故意和你在一起,请你相信我,你这样问我我很心痛”

    听到夏的话茗天的心里仿佛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她看着夏如此真诚如此温柔的样子,她知道夏没有骗她,她不会再怀疑了,再也不会了。

    “对不起,对不起夏”她的头靠在夏的怀里:“我再也不会问这样的问题,再也不会再怀疑你了”

    “我相信你,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会相信的”

    “茗,我知道洛对你有救命之恩,不过我和他真的回不去了”说到这里夏的神色有着凄凉:“原本在法国我就打算报仇的,只是在调查他们的时候发现她们居然都有家庭遗传病,所以我放弃了”就这些字眼不知道夏是怎样的心情去说,他的眉宇间仿佛刻画着悲伤两个字:“我以为我和洛家,和洛眸、洛以漫真的可以回到小时候一样,结果我们的关系是那样的一触即醉,原本破裂的关系只是很勉强的粘在一起,一旦遇到事情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

    他摸了摸茗天那如天使般的面孔温柔地说:“你不要怪自己,就算今天不因为你改天也会因为其他事情,我和他们是注定的敌人”

    茗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滑落,她看了看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论怎么样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到于你和洛”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但也不希望你会伤害到他。”

    夏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茗拥入自己的怀中,他的心生生疼了一下,以洛家的处事方法,洛眸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是茗太天真了,她了解的洛眸好像和自己了解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第二天,昨天茗天打电话让奕寒到洛家的时候他恰好有一个急诊的病人要手术所以没能看到洛家发生的一切

    当他忙完后就立即约了以漫在海滨广场见面。

    他看到以漫的第一眼就心痛了,以漫的脸似乎更苍白了,那种苍白的颜色让他害怕。

    “你早就知道茗和夏在一起了对吗”以漫不像往常的温柔,话语中有些生气。

    每当看到洛以漫生气奕寒的心就会莫名的揪起来,他解释着:“我只是比你们先知道一个星期而已。”

    “你怎么了”奕寒试探的问着。

    以漫坐在公用的椅子上:“以前我们家的事你也知道的,我一直觉得我们对不起夏,但是昨天我才发现,他仿佛不是我们小时候的那个夏了”说到这里以漫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他明知道洛喜欢茗却偏要和茗在一起难道真的是打算报复洛家吗”

    “以漫,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是对的”奕寒坚定的说着。

    以漫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出来,每次只要有奕寒在她的心就会觉得满足,觉得快乐不过终究是没结果的爱情,她从来没有答应奕寒什么,也曾拒绝过他无数次,因为她的人生是死亡,比正常人都要来得快的死亡,可是他呢他是青城最年轻的医生,他的人生不该是和自己在一起。

    “其实我很怕,很怕”以漫只是开心了一会儿又出现了让人心痛的表情:“我很怕洛会伤害夏空,虽然昨天他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让我很生气,不过是他斗不过洛家的”

    一句斗不过洛家,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知道不久会发生些什么,没错,夏空是斗不过洛家的,她十几岁开始帮着洛管理洛氏集团,洛家的势力实在太大了,夏空的命运全在洛的手中,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害怕起来。

    那天在海滨广场奕寒和以漫说了很久很久

    青春如同一副画,有些人的画很美很美,有些人的却是永无止境的悲伤

    注定的,太多事情都是注定好的,家庭遗传病帕米儿综合症洛家欠夏家的一条命

    注定的,注定她们兄弟俩会爱上同一个女人

    所以,仇人,他们只能是生生世世的仇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