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羊大盗 - 3.三、兰花香 延禧攻略之纯妃重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紫禁城的初春其实还是有些冷的。

    玉壶扶着纯妃在御花园里散步,偶尔遇上几个宫女太监,免不了又要被人嘀嘀咕咕。她一面扶着纯妃,一面竖起耳朵,每当听见什么‘瞎了’、‘真可怜’之类的话,都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那些个不长眼的奴才几巴掌。

    纯妃自然也是听见了,只微微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紫禁城这种地方,多得是踩高捧低的奴才,纯妃上辈子已经见得够多了。只是这些奴才们胆子未免太大,专程挑她出来散心的时候在眼前晃悠,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变着法子恶心她。

    玉壶忍无可忍刚想出声训斥,却被纯妃握住了手腕。

    “你若是去了,才是顺了那些人的心意。”

    “我不过是眼盲,可心还没瞎。现在就把本宫当成是深宫弃妇,未免为时过早。她们说她们的,我们过我们的,且看是谁笑到最后。”

    玉壶虽然气愤,终于还是没再和那帮狗东西计较,她气呼呼的挽着纯妃的手道:“娘娘我们走,去那边!那边风景好,没有狗东西挡道!”说完,就带着纯妃往一条小路上去。

    纯妃不禁失笑,心想玉壶还是这般沉不住气,心里不由得计划起另一件事来。

    “玉壶。”她问:“本宫眼睛的事,皇上知道了吗?”

    玉壶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皇上也是今个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政务繁忙,等一会得了空就来看您。”

    纯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皇后娘娘和皇上都是今天才刚刚知道她眼疾的事,可昨个夜里,整个紫禁城就已经传的天花乱坠了。消息传的如此之快,要说锺粹宫没有眼线纯妃定然不信,看来,也是时候好好清一清钉子了。

    有时候,一个弱势的妃嫔或许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她从潜邸时就跟在皇上跟前伺候,虽然感情比不得皇后深厚,可也是一份难得的旧情。所以,哪怕这些年她有意避宠,皇上依旧念在旧情的份上给她封了妃,好生对待。

    曾经的纯妃一心只念着富恒,眼里再也装不下别人。可现如今,活了两世,哪怕再深入骨髓的感情,最终也只变成一缕青烟,再也找不到踪迹了。

    纯妃深知,在这紫禁城中,唯有得到帝宠才能强大自身。上一世,她为了自己的六阿哥、为了权势地位,已经迷失在帝宠之中。这一次,她依然要得到帝宠,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个她拼尽生命想要保全的人。

    富察容音。

    皇后真的太心善了。身为六宫之主,这份心善害死了她,也害死了她的孩子。

    她居然妄想能和紫禁城内这帮豺狼般的女人和平共处,甚至把她们的孩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对待。

    可结果呢?昭然若揭。

    不过没有关系。

    只要有她在,富察皇后可以一直这么善良下去。

    一切恶事,她来做。一切恶果,她来受。

    当然,若是那些女人肯安安分分自然最好,可若是她们起了歹心,就别怪她下狠手了。

    玉壶似乎察觉到纯妃的情绪有些不对,连忙问:“娘娘,您怎么了?”

    纯妃回过神来,安慰道:“没什么,本宫只是在想,皇上今晚过来,本宫应该穿什么好?”

    玉壶惊喜道:“娘娘!您终于放下了?”

    纯妃一愣,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玉壶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她微微笑道:“是啊,终于放下了....”

    前世,她欠了富察家太多,今生,便一点一点慢慢来还吧。

    容音,我定会护你周全。

    富恒....

    这一世,也该让你得偿所愿,娶回心爱的姑娘了。

    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纯妃的心里也觉得好受多了。这一次,她便不再从中作梗,拆散这对有情人。

    富察傅恒,魏璎珞,希望没有我的阻挠,你们的路能稍微好走一些。

    正想着出神,纯妃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何这世道如此不公!”

    “在这个紫禁城里,一个人,连一棵树都不如!”

    纯妃听得声音耳熟,便让玉壶上前去看看怎么回事。

    只见一个身着绣女服的小宫女眼眶微红,正拼命拍打一棵树。

    玉壶心惊,连忙让她住手,“你在做什么!这可是皇上御笔钦赐的灵柏!”

    魏璎珞正发泄心中苦闷,一时竟没注意旁边有人,眼下被抓了个正着。她眼珠一转,嘴巴像连环炮似的,谎话一句接一句。

    “这位姐姐误会了,昨个....”

    “这灵柏给奴才托梦,说是觉得身上痒痒,让奴才给她挠挠!”

    “这不,奴才特地寻它来了,刚才奴才拍打它并不是在伤害它,而是在给它挠痒痒哩!”

    玉壶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天底下竟还有这般油嘴滑舌之人,简直谎话连篇,一派胡言!

    “什么给它挠痒痒,分明就是你找的借口!”

    到了这一步,魏璎珞也不怕得罪了人,直言直语道:“这灵柏给奴才托梦,又没给您托梦,您凭什么说奴才是一派胡言?”

    这人一口一个奴才,一口一个您,可这语气哪里像是有半点恭敬之心。

    玉壶忍不住把眼神放到不远处自家娘娘身上,似乎是想要纯妃来给她撑腰,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宫女。却没想到纯妃咧着嘴,听得甚是有趣。

    魏璎珞顺着玉壶的视线望去,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身穿藕粉色宫妃常服,眼前绑了一段淡蓝色绸带,脸上隐隐有些病容。再联想到宫中疯传的谣言,魏璎珞几乎敢肯定,眼前这人就是那谣言中心的女主人!

    纯妃。

    魏璎珞连忙下跪,“奴才给纯妃娘娘请安。”

    见状,玉壶连忙走到纯妃身边,将她扶到魏璎珞眼前。

    听着这人对自己下跪称奴才,纯妃一时竟觉得有些不习惯。争锋相对了那么多年,她可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对谁有一丝一毫的服从,哪怕下跪,都跪的那么有傲骨。

    此时此刻,魏璎珞心里也有些打鼓。这次的事怎么说都是她理亏,若是因此被这娘娘罚了,也是她咎由自取。索性一闭眼,开口道:“奴才任凭纯妃娘娘惩治!”

    纯妃笑了,“怎么这会不辩解了?”

    魏璎珞心虚,“娘娘明察秋毫,奴才不敢欺瞒娘娘。”

    玉壶在一旁听得直冒火,好啊,不敢欺瞒娘娘,就敢欺瞒她?!

    纯妃倒是没有太为难魏璎珞,道:“你先起来吧。”

    “谢娘娘!”

    哪怕看不见,纯妃大概也能想到这人初进宫时的模样,定时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冒失样!

    只是,这份天真,也在日后慢慢被这座紫禁城吞没了吧....

    纯妃有些失落,似乎是又联想到了自己。

    玉壶本还想让纯妃治魏璎珞的罪,但纯妃并不想再和眼前这个‘昔日仇敌’过多纠缠,只是摇了摇头,让玉壶扶着她离开。

    “在这座紫禁城里,若是想让别人看得起你,便努力往上爬吧。”

    微风袭来,空气中似乎带了些兰花的清香。

    正如那人离开的背影,清高而又孤傲。

    魏璎珞愣愣的看着纯妃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她想,她一定也很寂寞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