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祥 - 大宫-雏菊曲第8部分阅读 大宫 雏菊曲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可是小姐竟真的跳了。

    府上这才发慌起来,又特意以双倍的价钱买我回来照顾小姐。

    我看着因跳水发高烧的小姐,眼泪簇簇的掉了下来,“小姐您又何必…奴才不值得…”

    小姐惨白着嘴唇说:“你不是奴才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善善啊…我又怎么舍得你离开我呢。”

    然后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就在那一刻我已经发誓,这一生都要做小姐最忠实的仆人,生死不弃。

    小姐的命运就是从那个赏花宴开始的。

    刚刚继位两年的皇上意气风发,风流倜傥。

    四月的时候宫中的梨花首次开的肆意浪漫,被认为是吉兆,皇上特邀了亲近权高的大臣们携带家属观赏他引以为傲的梨花。

    老爷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因为小姐上面的两个嫡姊业已出阁,所以大夫人理所当然带着小姐去了。

    京城中受邀的贵族小姐莫不为这次花宴精心装扮,都希望自己能在百花齐放中脱颖而出,赢得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们的青睐。

    一时间布行和首饰行洛阳纸贵。

    我曾兴致勃勃地问小姐可否准备好穿什么去,小姐反应平淡。

    她说她是去赏梨花的,穿着得体不给爹爹娘亲丢脸就好。

    那天小姐穿了一件素白色的锦衣,袖口和衣摆下面拿金线绣着纷扬的花瓣和蔓古的青藤。外面罩了一件通体透明白净的镂纱衣。

    她只随意插了一支碧玉簪子,但在我看来依然妩媚至极。

    于是南宫府上三辆马轿便向皇宫浩浩荡荡的驶去。

    到了皇宫,简直让人看花了眼。

    威严奢华的宫殿宇室,穿梭在人群中尊贵美丽的仕女,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们…让人应接不暇。

    小姐却不对这些感兴趣,她只是一味兴致勃勃地观赏着梨花。

    梨花是小姐最喜欢的花。

    我曾问她喜欢梨花哪里?她说喜欢它的白净剔透,喜欢它的素贞凄美。

    小姐专心致志的一路走着观赏梨花。

    峰回路转,这处的梨花好像更加繁茂,只是人烟稀少。

    其实本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赏梨花也不过是社交的一个借口罢了。

    小姐却很喜欢这里,她扶着树干,情不自禁的赞道:“好美呵。”

    一阵微风吹过,朵朵梨花瓣从小姐身上落下,小姐低垂着眼眸,素白的脸在梨花的映衬下仿佛更加晶莹剔透,额前的青丝在风中柔柔的吹拂着,我在想,比梨花更美的还有小姐吧。

    年芳十六的小姐美得仿佛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正陷入自己的遐想,可是却看见小姐抻着宽大的衣袍已经爬上了树。

    我惊呼,“小姐?!”

    小姐她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调皮的向我眨眼睛

    我跑到树下仰视着小姐,压低声音问,“小姐你这是在什么呀?这可是皇宫啊…若是被人看见就麻烦了…”

    小姐努力伸长手臂,费力地和我说话:“这枝梨花开得最好,我想把它摘下来…”

    我急着提醒,“小姐这皇宫的梨树,摘不得呀。”

    “没关系,我偷偷把它藏在袖袍里,不会有人发现的…”

    我更急,“小姐,快下来吧!”

    小姐却不听我的话,一味努力的伸手去折那枝花压一片的梨枝杈。

    只听嘭的一声,小姐终于把那枝梨花摘了下来。

    我捂住胸口暗自庆幸,忙着说,“小姐快下来吧。”

    可是就在这时有威仪的声音传来,“这是哪来的偷花贼?”

    我们循声望去,只见两位男子正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一位男子身着华贵的上面绣有祥云兽吻朱紫衣,他手里拿着一把折纸扇,正是刚才发问之人;另一个男子身着淡墨锦衣,高立挺拔,正沉默的看着我们。

    从他们奢华的衣着上看便知他们一定是哪家的尊贵公子了,而且显然身份不一般。

    我们当时幼稚的以为皇上一定永远会穿着明黄|色的龙袍,稀不知皇上有时也会因场合不同穿着不同颜色的便服。

    我诚惶诚恐,知道闯了大祸;而小姐却挑衅的回答:“我才不是偷花贼,我是受邀来赏花的。”

    那朱紫衣男子走到树下,仰头看着小姐,笑问:“这是哪家的小姐?好本领啊,还会爬树…”

    随之后面的贵公子也跟着来到树下。

    小姐脸上一红,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多有不雅,而且还在两个大男子面前,不觉的拿宽袖袍掩住自己羞红的脸庞,十分娇媚可爱。

    两个男子浅笑。

    朱紫衣男子继续说道:“现在还能下来吗?”

    总算找了个台阶给小姐下,小姐轻轻点了点头,起身慢慢的踩着枝杈下来。

    上树容易下树难,也许因为小姐惊羞的精神恍惚,一个不小心便踩空了枝杈,眼看就要跌落下来。

    我惊叫,“小姐!”

    那两个贵公子同时伸手去接。

    也许命运就是在那一刻决定的。

    小姐跌进的竟是淡墨衣男子的怀里,他便是小姐后来的夫君,将军大人。

    皇上也许注定像那伸出的虚空的双臂一样,永远与小姐擦肩而过。

    小姐掉在淡墨衣男子怀里,脸红彤彤的。

    她挣扎着逃脱出来,连随之掉在地上的梨花都来不及拾起,拉起我便匆匆逃走。

    但是没想到朱紫衣男子追了上来,他把梨花枝放在小姐面前,看着小姐。

    小姐的头压得低低的,伸出纤纤素手拿起梨花。

    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那男子故意,他的手竟轻轻碰到了小姐的指尖。

    小姐惶恐的不知所措。

    朱紫衣男子玩味的笑着,他说:“这位可爱的小姐,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便携着淡墨衣男子风度翩翩而去,留下我和小姐呆呆愣在那里,不明所以。

    /er/b6255c943o73aspx

    /er/bs6255aspx。

    正文 行幸

    行幸《大宫-雏菊曲》秋姬 v行幸v 晚上回去时,小姐在轿子里百般告诫我千万不要把今日的事说给老爷夫人。

    我当然不会愚蠢的说出去,因为待字闺中的小姐未出阁前是不能和男子有任何交往的,何况今日发生这样的事,若传出去了,说不定要怎样受世人的谴责呢。

    可是今天发生这样不同寻常的事,还是让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小姐你说那朱紫衣的男子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为什么?”

    “我害怕…”小 姐惊魂未定,说起这话竟害怕的险些流下眼泪来。

    看着小姐惊吓的样子,我劝慰着:“不会的,小姐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可是没想到过了两天宫里有懿旨传来说太后特邀小姐到宫中品茶。

    老爷和大夫人面面相觑,但是也丝毫不敢怠慢忙给小姐穿上正装送进宫里。

    可是宫里来的公公的人却没有引领我们去太后的寿安宫,反而把我们带到梨落阁。

    那公公做了一 个请的手势,请小姐先进去。

    小姐犹豫的踏进门槛。

    迎面的竟是前些天遇到的两个男子。

    不同的是,那天的朱紫衣男子现在穿的是栌黄染的龙袍,而另一位男子穿着武将蟒朝服,正冲着我们微笑。

    我们顿时明白了,那个人竟是皇上!

    我呆在那里,还是小姐机警些,她落落大方的跪下拜见皇帝,“南宫氏拜见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也紧忙跟着跪下了。

    皇上笑盈盈的叫我们起来。

    皇上又向我们介绍他旁边的武将,也就是那天穿淡墨色锦衣的男子。原来他叫淡允尚,是当朝大将军的嫡长子,现任少尉一职;他又是皇上幼时的伴读,两人关系非比寻常,亦是君臣亦是益友。

    皇上叫人献上新鲜的瓜果,叫小姐不要客气。

    小姐忐忑不安,不知道皇上叫她来的用意为何,却又不敢忤逆,生怕连累了老爷和夫人。

    席间小姐多是沉默不语的,直到皇上问她话她才回答一两句。

    皇上问:“不知小姐芳名?”

    小姐略有为难,但还是小声的答道:“奴婢莯韵。”

    皇上点头,边念边回味着,“莯韵,莯韵,好名字。”

    他又念了这个名字好几遍,直到把小姐的耳根子都念得红透了,他这才意识到什么停了嘴,带着一丝欣赏又欢喜的眼光审视着脸色绯红的小姐。

    我们根本不知道皇上到底为什么叫小姐来的,只是过了一会儿,皇上便又把我们请了回去。

    可是之后每隔几天皇上都会假借太后的懿旨叫小姐进宫去。

    小姐总是想推托,可是老爷和夫人并不知道事情的蹊跷,他们不敢违抗太后的旨意,总是强劝小姐过去。

    皇上叫小姐过来并不一定和她说上很多话,但仿佛只要小姐能在他身边静静的呆着,他就已经很高兴,精神奕奕的样子。

    淡大人也多半总是在场,但他很少说话,当然更很少和小姐说话。可不知何时,他的目光竟也不自觉地围着小姐转了。看到皇上和小姐兴致勃勃说话时他的眼神偶尔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闪过。

    自从常常进宫后,小姐心力交瘁,精神变得很不好。

    那天淡大人奉命送小姐出宫门,在路上小姐再也支持不住,干呕起来。

    遇到这等事我一时不知所措,更重要的是一位堂堂千金在大路上呕吐实在失仪,传出去了未免让人指责行为不雅端。

    还好淡大人上前挡在小姐前面,小姐就势奄奄的伏在大人怀中。

    小姐虚软的说:“莯韵失礼了…谢谢大人。”

    淡大人一言不发,良久才说:“别太勉强自己了。”

    小姐动容,突然有点委屈。

    我们坐在回去的轿上,我问小姐,“两位贵公子都仪表堂堂,小姐喜欢谁?”

    小姐默然,半天才低声说出口:“我谁也不喜欢。”

    她又撩开小窗上的帘子,看着长长的甬道上四周朱红色高峨的墙壁,忧郁的说:“这里多么让人压抑啊…”

    那天我们又去拜见皇上时,在后宫碰到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

    见到她时她正用手绢叠着小老鼠,十分可爱。

    小姐对她一见如故,还靠紧她问我她们俩像不像亲姐妹。

    我仔细一看,的确有几分相似之处。

    后来皇上和小姐闲聊时小姐还提起过那个和她相似的女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后来那女子便飞黄腾达,得到了圣上的万千宠爱。

    她便是后来的姒修容。

    但是当我再见她时,她已经变得雍容富贵,找不回以前清纯可爱的影子了。所以竟使我一时无法认出她来,直到小小姐说姒修容和小姐有几分相似时,我才想起她也许就是当初的那个会叠小老鼠的女孩子。

    但这件事最终我没有和小小姐提起过。

    既然姒修容不顾念以前的情分,我又何必把上一辈的往事说出来呢?说出来也不过徒增小小姐的心理负担罢了。

    皇上特意叫小姐过去,那天淡大人不在。

    皇上指着一排一排放在红布端盘里的金银珠宝,说这些都是新上贡来的奇珍异宝。

    他问小姐喜欢哪些尽可挑去。

    小姐摇头说她什么都不需要。

    皇上略有失望。

    然后皇上邀请小姐一同去媚夏媛赏花,小姐只得应命。

    走着走着,皇上停下看着小姐。

    小姐疑惑的看着他。

    他笑着指小姐头发说有花瓣掉在上面了。

    小姐伸手要摘,却不想这时被皇上趁机一下子抓到了手。

    小姐一时不知所措。

    “皇上,您不能…求您放开…”小姐央求。

    皇上不松手,只是深情地看着小姐。

    皇上的声音低沉而又嘶哑,“朕已经忍很久了…韵韵,整个皇宫三千粉黛都没有你这样好的…”

    整个空气都因为皇上这句话变得暧昧不堪起来。

    皇上钳住小姐的手臂,俯下身去就要亲吻小姐。

    我们这些随从都惊恐的低下头去,不敢瞻仰。

    突然皇上惊唤了一声“韵韵”,原来小姐已经晕倒了。

    小姐生病了。

    也许生病是小姐所希望的,她的身上虽然不舒服,但是精神显然放松了许多。

    皇上的年轻气盛,皇上的负气而霸道,让小姐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小姐以为只要称病不去,时间长了皇上便会忘了自己。

    但谁也没想到一个月后皇上竟然出宫潜入府中来看望小姐。

    那天恰巧老爷夫人都出去赴邀喜宴去了。

    我打开门,正准备端走小姐喝剩下的汤药,皇上就突然闯进来了。

    他只穿了件普通华丽的衣服,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潜进来的。

    小姐还没起身迎驾,就被皇上一把抱在怀里。

    “朕好想你。”他将自己埋首于小姐秀发之中,深情地说着。

    小姐惊恐至极,想要推开皇上,然而却被皇上抱得更紧。

    “皇上,不要,放开我…”

    皇上掠起小姐耳旁的一缕丝发,细细吻着:“嫁给朕吧,当朕的妃子。你这几天不来,朕的满脑子全是你的影子…你是朕第一次这样爱着的人呐…”

    小姐在他的怀中如被惊撞到的小鹿,无力的颤抖着。

    我上前劝阻道:“皇上,请放开小姐吧…”

    皇上却一挥手把我推到地上,他粗暴的喝到:“退下!”

    我的额头撞到了地面,流出了血。

    我挣扎着起身,继而又试图把小姐拉出来。

    皇上恼怒,他暂时放开小姐,钳住我,一下子就把我推赶到门外。

    然后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无论我怎样拍打哀呼,门都没有再打开。

    “小姐,小姐!皇上请放了小姐…”我不停的拍敲着门。

    屋里传来小姐微弱的哀求声,“皇上,求您,不要…”

    ……

    约摸半个时辰后,门被吱呀打开。

    我看见整装出来的皇上,他看了我一眼,吩咐着:“好生照看你们小姐,明天朕会派人过来正式接小姐进宫。”

    我冲进屋里去,只见小姐把头埋在绣枕中哭泣不已,那凌乱的衣服露出的半裸藕肩让人看得惊心不已…

    /er/b6255c943o74aspx

    /er/bs6255aspx。

    正文 婚嫁

    婚嫁《大宫-雏菊 曲》秋姬 v婚嫁v 第二天,太后的懿旨便早早下达到府上。

    懿旨上说:南宫氏质性柔顺,训彰礼教,誉表幽闲…特赐婚于淡大将军嫡长子,少尉淡允尚…

    我几乎怀疑那太监是否宣读错了,不应该是皇上么?

    老爷携我们庄重谢恩。

    我鼓起勇气问:“斗胆问公公,太后可是说把小姐许配给淡少尉?”

    奉事公公傲慢的回到:“是啊,难道你刚才没听清懿旨吗?”

    我望向小姐,小姐依然一片茫然的样子。

    我暗暗心焦,既然小姐早已失身于皇上,那么怎么还能另嫁一夫呢?

    皇上昨日明明口口声说要接小姐进宫,可是现在依然无讯…太后的懿旨却又万万不能违抗。

    我只有自己宽慰自己,虽然小姐已经不是处子,淡大人也只能吃闷亏不敢声张的吧…

    因为按照太后的懿旨三天后便要完婚,南宫府一时间忙乱无比。

    后来才从宫人那打听出来,原来是太后另一个亲生儿子临淄王偶然看见小姐后也念念不忘,于是便出现了俩个亲兄弟同争一个女人的闹剧。

    说起临淄王,算是个苦命的亲王。

    他是太后的长子,也就是大胤国的嫡长子,本来该由他继承大统,但无奈临淄王自小体弱多病,长到三十时还无半点子嗣。于是出于沿脉皇统的方面考虑,便选了他的弟弟也就是当今圣上继位为皇帝。

    太后一向对临淄王抱有愧疚之情,所以平素里格外的关照。

    但是皇上这次要纳小姐为妃的意图却非比寻常的坚决,毕竟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他的意愿太后也不能不顾忌些。

    太后左右为难,最终为了防止俩兄弟反目成仇,竟想出了这么个折中的办法。

    那么太后为什么偏偏要把小姐许配给已有一房正室的淡大人呢?

    因为太后太了解自己的小儿子了,她为了防止皇上婚后对小姐也念念不忘,特意将小姐嫁给了皇上最好的朋友。一方面朋友之妻不可戏会让皇上有所忌惮,另一方面小姐做为侧室,以后即使有宫宴也无法参加,这样就彻底断绝了她和皇上任何可能见面的机会,真可谓一箭双雕。

    但是后来证明太后这件事做得大错特错了。

    谁也想不到临淄王竟对小姐痴情如此,听说小姐已另嫁他人,一时心郁害了病,不几个月后便一命呜呼了。

    皇上也是陷入了痛苦之中,尤其是后来小姐过早的去世,让皇上对自己的亲身母亲也生出了不满。

    所以太后总是口口声声说着小姐“离间了他们母子的感情”,并且把这样的一种怒气毫无道理的强加在小小姐身上,委实不公平。当然,那已经是后话了。

    太后也自知让小姐当侧室确实委屈了她,所以特赐了许多的金银珠宝作为嫁妆,还破格提拔了小姐的嫡亲兄长到宫中当行走。

    不明就里的老爷对太后的赐婚感激涕零,毕竟这是南宫家莫大的荣耀。

    我做为小姐的陪嫁丫鬟一同和小姐入住大将军府。

    就在小姐上轿那天,老爷还尚算镇定,大夫人却泪流满面,十分不舍。

    出乎我的意料,小姐竟只是静静的,既不欣喜也无悲伤。

    我原来还佩服小姐的坚强,后来才发现小姐之所以这样镇定是因为那时竟还不能完全了解结婚的意思。

    锣鼓敲敲打打的把花轿送到大将军府。

    淡大人亲自出来迎接新娘。

    大人看着美丽新娘的眼神是深邃而复杂的,但更多的是喜悦。

    大人长得挺拔魁梧,仪表堂堂,沉稳睿智,允文允武,的确是人中龙凤,年少有为。若不是已有了一房正室,和小姐倒是天作之合,男才女貌,令人艳羡的一对儿。

    我们看见大人亲自抱小姐进洞房。

    我们识趣的退下。

    洞房里灭了烛火。

    第二天我进去服侍的时候,发现大人已经离去。

    只有小姐正坐在书案前挥泪奋笔疾书着什么。

    我好奇的上前一看,竟是些“女儿在这受了欺负,娘亲速速接女儿回去”之类的话。

    我忍俊不禁,抢下小姐的书信这才没让小姐把这封笑死人的信寄出去。

    我询问了一番,这才了解,原来昨夜小姐根本没有和大人圆房,小姐新婚第一夜竟把新郎赶在门外。

    我问小姐怎么受欺负了?

    小姐先是支支吾吾不想说,直到被我问急了,才掩着发烫的脸说,昨夜他和皇上一样,竟要脱掉她的衣服,这样非礼的事情…

    无奈之中我只有一遍一遍地向小姐解释夫妻之间这样做是很正常也是必须的…

    小姐先是拼命摇头不肯听我的解释,后来才在我半诱哄半威胁的话中在第三日与大人行了房。

    最使我诧异的是第二日我竟在床上发现了那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那日皇上难道没有…

    后来我问小姐,小姐说皇上在最关键的时候停止了…然后只是静静的抱着她。皇上说要先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但她那时什么也不懂,以为被脱光了衣服男女有了肌肤之亲便是失了身。

    如果说以前我觉得皇上这样追求小姐不过是满足了他争奇猎艳的心理,那么现在我坚定的相信皇上竟是真爱过小姐的。

    那个拥有一切平时只需等着女人主动送入怀抱的圣上,竟会为小姐考虑这么多,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一切阴差阳错,现在说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

    小姐与大人行了夫妻之礼后,仿佛对他有一丝恼怒似的,着实躲了大人很长时间。

    在他面前总是忐忑不安,和他一起用膳时总是不小心掉了竹筷或者打碎瓷碗然后偷偷瞄他的脸色;夜晚总是吃了晚饭就把门插得死死的,任大人敲了几遍也不回应;就是在府上无意中预见大人也立刻躲在我的后面不敢看他…

    大人竟也出乎意料的好脾气,他也不逼迫小姐,但是每天都会带些新鲜的小玩意逗小姐开心。

    他还特意在小姐的庭院前种满了梨花,放了一架秋千给孩子气的小姐玩。

    那天晚上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大人知道小姐素怕雷声,特意前去探问。

    他敲了敲门,问道:“莯韵你睡了么?”

    小姐窝在锦被中,害怕得睡不着,但是她也不开门,也不回话。

    门外传来了大人的轻笑,“我知道你是没睡着的。”

    突然一个闪电袭来,把屋子照得闪亮,随之伴着雷霆滚滚的大雷。

    小姐害怕的呀了一声。

    大人在门外着急,他又敲了敲门,小姐还是不理他,于是他直接靠坐在门外,对里屋说:“莯韵,我知道你很害怕。你不让我靠近你,我不会勉强你。我就坐在门外保护你好吗?”

    小姐从被中抬起头,我可以从她苍白的脸色看出她有多么害怕。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从床上爬起,光着洁净小脚走到门口。

    她还是没有开门,但是她却在门里对着大人坐下来。

    一夜无语,他们却仅一隔之门,小姐竟然首次在雷雨天安然入睡。

    好长时间以后小姐才慢慢的不再排斥男女欢好之事,但是小姐却对此事一直有些冷淡。

    大人自从小姐嫁过来后,便很少去正室那了。

    小姐过意不去,常常推说自己身子不舒服,把大人推到正房夫人那里。

    但是即使这样,正房夫人依然对小姐产生了芥蒂,多有冷言冷语。

    而大人每每被小姐拒之门外,心情黯然。

    他曾很挫败的问我:“她到底喜欢什么呢,似乎什么也不能取悦于她…”然后他叹了口气,“她是个不懂爱的女人呐…”

    也许小姐真的不懂什么是爱吧。

    如果不是,那么两个这样优秀的男子为什么都不曾打动她哪怕是一点点的动心呢?

    自 从我服侍起小姐,我便发现她好像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从来不挑剔食物玩偶饰品,被人欺负了好像也从来不恼,结了婚后大人是否到她的房里她仿佛也一点无所谓…

    她就像一尊瓷娃娃,通体洁白无瑕,美丽得无与伦比,但却永远是淡淡的冷漠的,因为她没有心。

    可是这个瓷娃娃什么时候开始动心了呢?

    那时大人已经继承了他父亲的官职,是大将军了。

    正房夫人刚刚为将军大人生有一女,是将军大人的长女,将军大人爱不释手。

    将军大人曾时常流盼出小姐能为他生儿育女的意思,可迟迟没有消息。

    将军大人因为要去巡查军队不得不离开一个月,临走时与小姐一夜缱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我惊喜地发现,将军大人不在时小姐的眉宇间竟闪过一丝的落寞孤单。

    她心不在焉,有时还不自觉地在一天之中问好几遍将军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她还总是念叨着不知道将军大人在军中饮食可好,睡眠可好。

    我嬉笑她知道想念夫君了,小姐没有反驳却羞红了脸。

    原来将军大人好几年的温柔和关爱她不是没看在眼里,她不是不感动,不动心,只是羞于表达…

    日子就在盼望着将军大人何时归来中逝去。

    那天宫中来了一个公公送来了皇上给小姐的书信。

    其实皇上自从小姐出阁后也常常偷遣使者送来书信,但都被小姐拒绝了。

    可是这次的公公执意让我们收下书信,他说若是小姐不收他回去不好交差,说不定还会被毒打一顿…说的楚楚可怜,甚至还痛哭流涕。

    那公公说话实在很能打动人心,小姐素来心软,看那封信也不过是寻常的问候之语,就犹豫着收下了。

    (后记:这位公公便是后来的朱公公。那时他在宫中还未占有一席之地,后来因为他成功的送到了这封信,这成为了他晋身的阶梯,被皇上提拔到身边,加上他自己很会察言观色为人行事,最后成为总管大公公)

    小姐收下之后,也没有把那封暗黄|色龙纹香纸信打开再看,只是随意的丢在哪里。

    一个月后,将军大人兴冲冲的回来了,他第一个先到的当然是小姐的房里。

    小姐为他端上了茶,她心里很高兴但是脸上依然淡淡的神色。

    将军大人拉起她的手问她这些日子可曾想过他。

    小姐却答非所问的说她这些日子靠针绣作画打发度日。

    其实将军大人若是再仔细点便能看见小姐娇红的神色,但是他是个不细心的军士,他只是以为小姐这句话代表她不曾想他,让他很是失望。

    将军大人正和小姐说着话,就有大房的丫鬟过来说正夫人让他过去一趟有些正事要向他奏明。

    将军大人不情愿的离开,但说晚上会再过来。

    可是将军大人晚上也没过来,后来遣人一问说将军已经在自己房里住下了。

    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正常的话,若是有什么事不能过来应该会遣人告知的啊。

    第二日,第三日…整整有十几天将军大人对小姐不闻不问。

    我突然想起了皇上送来的那封信。

    我忙着问小姐把那封信放哪了,小姐含混的说自己根本没在意也忘记了。

    我翻遍了整个屋子,还是没发现那封信。

    我暗叫不好,糟了,这封信十有**被正夫人偷到了交给将军大人!

    我将此事告诉小姐,小姐无所谓的说反正那封信也没什么,将军大人即使知道了应该也应该没什么在意的吧。

    我暗自着急,傻小姐,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他们怎么会允许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联系呢…再说这事经过正房夫人的口还说不定渲染成怎样的呢。

    但是这件事既然将军大人不提,我们也不好此地无银的硬生生去解释,只能等待适当的时机让将军大人放宽心了。

    后来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er/b6255c943o75aspx

    /er/bs6255aspx。

    正文 梨落

    梨落《大宫-雏菊曲》秋姬 v梨落v 一个月后,小姐竟然有了妊娠反应,也就是说小姐怀孕了!

    将军大人这才过来一趟,眉宇间掩饰不住喜色,我幸运的想也许这个孩子能弥补他们之间不必 要的隔膜吧。

    小姐怀孕期间将军大人照料得无微不至,他们伉俪情深,那封信的阴影好像也随着这件天大的喜事而消散。

    可是小小姐却偏偏晚了一个星期出生。

    晚产的事本来不足为奇,也多有发生。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那一个星期却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星期后…正巧推到将军大人不在府上的时候…

    正房夫人趁此添油加醋,说隐约好似看见有男子进入小姐的房中。

    将军大人狠狠的勒住还在床上养月子的小姐娇折的手臂,问:“说!这个孩子是谁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小姐凶过,小姐也不曾见过将军大人这样一副凶狠的脸,她吓坏了,她说不出话,只一味哭泣。

    我上前劝说:“大人,小小姐当然是您的骨血…您怎么可以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

    将军大人还是拿质疑的眼光盯着小姐,半晌,才冷冷的放 开小姐的手臂。

    小姐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

    几个月后,小小姐可以睁开眼睛了。

    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小小姐的眼眸竟带有银色,对于这样异常的现象小姐忧虑不知是福是祸。

    那时多流行婴儿出生时请先生来算命,我就劝小姐何不也找来一个算命先生预测凶吉。

    小姐答应了。

    我亲自去到卜馆请了那的先生,据说他算的命一向很准,而且只给达官贵人算命。

    小姐隔着珠帘把小小姐的生辰八字向算命先生一说,算命先生低吟,继而提出能否看看小小姐有观相貌。

    小姐请算命先生来到育房室,小小姐那时正在摇篮里沉沉的睡着。

    那先生上前一看,脸色大变,之后又诚惶诚恐的向睡梦中的小小姐恭敬地三磕头。

    我和小姐面面相觑。

    我拉起先生,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先生在我们的百般询问下,只冒出了一句“贵不可言”便不再多语起身要走。

    我强拉住他,问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摇头不语,说既然已经贵不可言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逃也似的离开,连赏钱也没要。可是他走了几步又退回来,迟疑的说出口:“在下有句中肯的话要对夫人讲。此小姐面相富贵且贵气逼人…这等平庶之地恐容不下她,夫人最好想办法把她送进宫中去…否则…”

    他骤然停止。

    我着急,喝问他:“你说话怎么总是半清不楚的?否则什么?”

    他略有为难,可还是说出了口,“否则夫人和将军可能寿命将折,无法正寝…”

    我和小姐震惊,这先生可是疯了?说出这样耸人听闻的话。

    “夫人好自为之。在下告退。”说着那算命先生摇着头离开。

    小姐就是在这天给小姐起名叫“奴兮”的。

    她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并不奢望小小姐是否多富贵,她只是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以后找个相当的人家安稳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起这样的名字希望能杀杀她命中的贵气。

    本来那算命先生的疯言疯语也就到此为止了,但是没想到路过的将军大人听到了一切。

    他所听到的理解是,小小姐乃皇上龙种,贵不可言,皇家血脉不应该下住臣家,望把小小姐速速送进宫中,和她的父皇团聚,否则龙颜大怒,会牵连到将军和夫人…

    其实也不怪将军大人想偏,若不是皇帝的亲身女儿,何必要送进宫中?

    一向自信总有一天能收服小姐之心的将军大人从没想到自己竟受到了这种侮辱,他可以容忍小姐任性可以容忍小姐对他冷淡可以容忍她不喜欢和他欢爱,可是惟独容不下的是——背叛。

    也许世上的任何男人都无法容忍他的女人对他的背叛,何况将军大人一向又是那样的春风得意,多少女人期望着主动投怀送抱,可他偏偏载到了那个无心的小姐身上。

    也许她的情夫只是个普通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和他决斗,像英雄那样把小姐抢回来征服她。

    可是那人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苟且在一起。

    怒火中烧。

    如果将军大人知道小姐实际上现在是心仪他的,他也会相信小姐,也会对自己有几分自信;但是他不知道,他以为小姐自从新婚起对他的冷淡是因为小姐之前早已心许风流倜傥的皇帝…

    爱之愈深,恨之愈深。

    将军大人无数次苦闷的问自己,自己已经对她已经那样的好…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她的心,为什么要背叛我…

    刚开始只是冷淡。

    可是皇上似乎对小姐的生产异常关心,宫中时不时有丰厚的赏赐传递下来。

    将军大人冷眼旁观。

    那天难得将军大人去小姐房里,竟从小姐的枕下发现了明黄|色龙纹镶玉石腰带。

    这样贴身的饰品让将军大人再也控制不住,他第一次失手打了小姐。

    “贱人!”他这样骂小姐。

    小姐拼命解释,说根本不知道这个是哪来的,可是将军大人已经不再相信小姐了。

    证据确凿,有这样奢华东西的人除了皇上别无他人。

    我怀疑是正房夫人所为,可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正房夫人如何获得这样宫中之物。这件事直到后来才被小小姐揭开谜底。

    有了第一次接着就会有第二次。

    轻则冷言冷语,重则毒打一顿。

    他甚至还会揪起小姐的长发向地上磕去,次日,小姐的青丝一缕缕的凋落…

    小姐常常是青肿着嘴角忍着浑身的疼痛给小姐哺||乳|。

    将军大人对小小姐自然也不会好,看也不看一眼,甚至是小小姐平时婴儿用度也缩减下来。

    小姐却就是在那一刻真正长大成|人的。

    她学会了利用她最后仅存的威仪呵斥那些趋炎附势的奴才为小小姐争取食物衣布汤药…

    她突然间变成了一位真正的母亲,竭心尽力的保护自己的小兽。

    每次将军大人到她的屋里时,她总是让我带着小小姐出去,她不愿意让小小姐看见他们的争吵,她不愿小小姐受到哪怕是一丝的伤害。

    可是那天趁着我不注意时,小小姐自己先回来了。

    她兴致勃勃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