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妍??的未年初月夜《八》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八

    妍与环<b>的未年初月夜<b>八

    「性变态」强性格轻佻,什么说话也可以一笑置之,对此不雅称号毫不在

    意,倒有兴趣的反问:「为什么这样说」

    环老实地说:「就是我听过有些男人心理变态,看到女友跟其他男人上床会

    兴奋,你当年带姐姐到联谊派对,是否也是出于这种心理」

    「联谊派对,说实话我也是很后悔,但已经发生了的事没法扭转,只希望妍

    可以忘记过去。」说到不堪首的当年事,强叹口气,可环完全没看环境,继续

    追问:「那当你看到姐姐给别人屌,是不是很兴奋」

    我身边的妍满脸通红,喃喃自语:「环妹怎么问这种问题」

    豁达如强,对此直接了当的问题也显得吞吐:「这个嘛,只要妍可以接受,

    我也接受。」

    「那即是一起爽,强哥果然是个大变态呢。」妻子自行配对答案,强把球抛

    环的手上:「那妳呢女人都不很爱吃醋,妳居然动提出交换。」

    「没关係啦,反正我知道他们都对我好,还用吃什么醋其实我可以和泽一

    起也是姐姐成全,如果她要跟我抢,我根本不是她对手,那时候姐姐还没跟你复

    ,但也一直没想过要抢走我男友。」环摇摇头,真心道:「所以我是不会介意

    ,泽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丈夫,既然大家都为我退了一步,为什么偶尔我不可以

    让他们有温馨日子。」

    妻子的傻,有时候叫人又是哭笑不得,又是深深感动。

    强佩服说:「能够娶得你这样的妻子,泽那小子太有福气了。」

    环垂下头道:「不过说实话,看到泽跟姐姐好,我心还是不好受的,始终是

    自己爱的男人,有时想起,眼泪就涌出来了。」

    我心一阵内疚,妍在我耳边小声说:「环妹好可怜,快出去安慰她吧。」

    「但这样不是让他们知道我俩在偷听」我犹豫着。

    「那你的确在偷听,给揭发也是活该呀。」妍刻意把我俩变成你,聪明的女

    人还是懂得把责任都揹在别人身上。

    本来这种时候我是应该出去抱着这傻妹,但该死却没有行动,想继续看其发

    展,把安慰的工作交给好友。强感慨道:「妳实在是个很棒的女人。」

    环微笑敬:「某程度上,强哥你也是很棒的男人。」

    「喂喂,棒就是棒,为什么要加上某程度」强对环讚赏愤愤不平。

    「就是某些角度看是很棒,另一些角度是很差劲。」环认真地解释道,强满

    脸不爽的问道:「这到底算是褒还是贬」

    环伸指打圈,故作神秘:「你猜。」

    「小妮子,跟妳聊天很有意思。」大男人如强也给我家顽劣娇妻弄得没有办

    法,一副投降表情。

    「我跟强哥你说话也很有趣,不过今天因为我,害强哥你要戴绿帽子了,对

    不起啰。」环伸舌笑道,强作个不介意表情:「没关係,我从来不把性看得重,

    他们高兴就好,而且」

    「而且」

    「而且我刚才也拿了好处。」强满意点头。

    旧事重提,环不自觉地护起胸脯,身子向后一倾,哼着问:「衰人,刚才到

    底做了什么」

    强摊摊手:「没有什么,不就脱衣服,抹身,顺便摸摸奶子,不过妳可以放

    心,没有翻开小屄检查。」

    环直瞪一眼,嚥口气道:「算了,反正也不是没看过,而且我身材比姐姐差

    多了,一个换一个,我老公还是得了便宜。」

    强不同意道:「不要老是妄自菲薄,妳没有说自己说的那么差,泽挑选妳不

    是因为同情,更不是施捨。」

    环数着手指道:「我不差吗样子普通,没有身材,脾气暴躁,家务也做不

    好,除了唱歌不错外,都没什么优点了。」

    「一个人的优点不是自己评论的,而是由别人认同。」强把头挨前,笑道:

    「我认为我这个死党的好老婆,至少也有九十分。」

    环满上一红,小骂道:「胡说八道,我有那么好,你就不会脱光了我也什么

    不做。」

    「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男人吗何况妳是我好兄的妻子,我岂可以做这种

    事」强调戏道:「当然如果妳愿意,我是会什么也做。」

    环脸更红了,是直到耳根的发红,啐一声说:「人家才不会愿意。」

    「好吧,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对手不愿意,多漂亮的女人也不会下手。」

    强一副没所谓的态度,环眼珠儿一转,作个轻蔑表情:「好饱啊,以为自己很帅

    ,女孩子都想跟你上床的。」

    「我不差吧我想要的女人没几个跑得掉,我跟妍结婚时还有女生哭哩。」

    强表现自豪,环顺势问道:「说起来强哥你玩过多少女人了」

    「这个倒没算过,单是联谊派对已经数不清了吧。」强对数字茫然,环作个

    厌恶表情:「是个大淫魔呢。」然后又问:「那泽玩了多少女人」

    好老婆,绕一个大圈,原来还是在调查我。

    「泽吗更不知道了,男人会算这种的吗」

    「反正就是多得数不尽啰,两个都是色狼」环鼓起粉颊,一脸不满,强纠

    正她道:「别用玩女人这种字眼好不好,是交流,对手都有享受的。」

    环不以为意的哼着说:「哪里,仪和雪都说你做那种事很差劲,一点也不享

    受。」

    好友人如其名,自信心十分强,被质疑到男人尊严,禁不住要为自己辩护:

    「我差劲那天妳没看到我把妳那些同学干得多么爽吗等等,她们真的这样说

    」

    环像要一捣击沉对手的道:「真的唷,那次我们去喝茶时聊起,她们都说跟

    你做其实不是太舒服,是中下啦。」

    喝茶聊起原来女人都会赛后检讨的吗妍摇摇头,表示不曾加入这种深入

    探讨交换男友后感想的严肃话题。

    「中下」强活像不可置信,是完全被打击了的样子,我这个好友样貌俊俏

    ,体魄强健,男性本钱亦算雄厚,过往在联谊派对上一向是女仕们的宠儿,就是

    对着曾太太、黄姐那些饥渴熟女也操得啪啪作响,动求饶,如今被几个小娃评

    为中下货色,不能接受也可理解。

    只是同为男性,我自觉强在那方面是十分不错了,转头问妍意见,女孩扭我

    耳朵:「别要我评论自己老公的那种事」

    「痛痛痛,只是为好友讨过公道嘛。」我自辩道,妍扭得更大力,几乎整只

    耳朵都要掉下来。我一直以为女人有三种禁忌问题不可以问,一是年龄,二是体

    重,三是性经验,原来还要加上丈夫的性能力。

    环继续落井下石:「你们结婚时大家还说姐姐真可怜,以后每天要跟这种男

    人睡。」

    「岂有此理,看来我一定要找她们再来一砲,让她们知道我的利害。」强咬

    牙切齿,誓要洗脱污名,环摇头道:「不会有机会啦,大家都说这样的对手,不

    会有下次。」

    「好吧,那不如由妳告诉她们,我其实是十分不错。」

    「我」

    「对。」强微微一笑,靠近环的身边,手很自然地搭在她的手背,妻子浑身

    一震,略带惶恐问道:「你想做什么」

    「不就说了,要洗脱污名。」强的脸上尽展着男人魅力,我想很难有女人逃

    得过,包括我家的小顽劣。

    「不关我事,分数不是我评的。」

    「但妳是相信了吧现在就亲自来验证,我是否她们说的中下。」

    「我不要验,这种事我没兴趣知道。」

    「不,这是关係到我的面子,可不能就此在妳们一伙人间流传下去。」

    强把手掌移到环的胸前,只差几分,便可触到妻子的乳房。

    「不要这样,我、我有老公的啊」

    「我知道,他正在里面,跟我老婆上床。」

    「但我们不能这样的」环仍想躲避强的逼近,可是面对曾阅女无数的退

    役浪子,试问又如何招架得住他的攻势强语带哀伤问道:「我最爱的女人就在

    你丈夫的手上,妳不好受,作为男人,妳以为我就很好受吗」

    <..br >

    这一句话像是击中了要害,节节后退的环呆住片刻,妻子性格刚烈,你要硬

    的她可以跟你硬到底,但当对手放软,她亦会软下心肠。

    「好吗给我讨一些男人的尊严」

    两人对望了好一会儿,眼神相接,女孩并没有做声,像是凝固下来,从远处

    我无法看得清楚,只觉环的神情是带着惶恐,当中又夹杂期待。强看到没有再反

    抗,悬在半空的手徐徐向前推进,直到触碰到那没有胸罩承托的娇小胸脯,一直

    沉默的环才发出犹如鼻音的轻声低吟:「唷」

    妻子的声音我自然不会陌生,甚至强亦表示刚才已经摸过这对胸脯,但当听

    到这一声,我的心房还是一同急跳一下,彷彿我的妻子,是第一次被其他男人抚

    摸胸部。

    「很有弹性的胸脯。」强的手隔着睡衣放在环的左胸上,微张的五指完全覆

    盖整个乳房。妻子没有妍的豪乳,是刚好一手握住的小巧类型,环曾表示自己差

    点有c杯罩,但身为她的丈夫我当然知道,妻子的胸杯其实才勉强接近b杯。

    强牢牢握住整个左乳,中指微屈,熟练地找到中心点所在,他没有立刻触碰

    乳头,而是指尖轻转,沿着乳晕团团打圈。

    「嗯嗯嗯」一种心痒难耐从敏感处涌起,环眼眸微闭,鼻头间发出强忍

    快感的气息,被指头围着打转的中央,竖立起一颗明显突出的蓓蕾,妻子的乳房

    一向很敏感,加上现在对手是丈夫的好友,那刺激感觉就更是强烈。

    「舒服吗在享受吗」强的手法非常纯熟,大慨是比我还要老练,他只从

    女性脸露的表情,便可以知道对方需要的是什么。一只手继续抚摸,另一只手已

    经逐颗逐颗地把睡衣上的钮扣解除。

    环当然不会不知道男人的行动,但她没有反抗,任由自己的身体被别个男人

    释放,直至最后一颗钮都被解开,睡衣像一只张翼的蝴蝶向两旁摆开,暴露出当

    中再无遮蔽的女性胸部。

    「又给我看到了,很美的胸脯」和妍那白里透红的雪肌相比,环谈不上是

    令人惊艳的国色天香,但形状姣好的曲线、颜色洽当的中啡乳头,仍是散发着一

    种健康的美态。强的右手没有停下地在睡衣外打圈,左手掌心则直接顺着乳房最

    外围的曲线轻抚两遍,再準确地用姆指和食指夹起乳豆,以指节细细搓揉。

    「唷」这一下直接的爱抚环终于忍不住了,嘴角发出明显是被快感击败的

    呻吟,强是调情高手,就是久战沙场的熟女也反抗不了,更遑论我这男性经验不

    算太丰富的好老婆。她甚至浑身无力得想要向后倾倒,强手一伸,从后扶着她的

    背脊,像经典电影乱世佳人海报中的姿势半抱着妻子。

    「这样近着看妳真的很美,是个很棒的女人。」强把脸颊靠近,似乎他亦被

    这平日兇巴巴的老友妻子迷住,轻声问道:「我想亲妳,可以吗」

    「亲我不是说联谊派对是不可以亲嘴的吗」环的声线很小,是小得不

    能确定听到的内容是否正确。

    「现在不是联谊派对。」强微笑道,那个令对手心情安稳的笑容,叫同为男

    人亦觉嫉妒。相隔一段距离,也能看到环的脸上尽是小鹿乱撞的表情,甚至彷彿

    听到胸脯下那颗小心脏在碰碰的跳:「强哥」

    「可以吗我不会强逼女人,妳说不,我便立刻放开。」强握起环的手柔声

    询问,环没有答话,倔强的眼神牢牢盯着对方,隔了一刻,慢慢闭起双眼。

    我不会怪责环没有说不,面对这个表情换了我是女人,大概亦不能拒绝。

    反倒是身旁的妍有点看不过眼道:「这个人,把我们也利用,真的好吗环

    妹就要给他亲到了。」

    我没打算制止,当妻子也接受我和别个女人的温存,为什么我要打扰她陶醉

    在其他男人怀里一刻间的浪漫。

    我叹一口气道:「我和妳,又何只亲了一次。」

    强吻了下去,是亲吻在我妻子的唇上。

    「&8943;&8943;&8943;&8943;」

    目睹妻子与死党接吻,那种感觉是很弔异。其实以曾在联谊派对上看过环和

    其他男人做爱的我来说,一吻,会令自己产生这种感觉亦觉很奇怪。这种滋

    味像是酸,又像甜,更似苦,彷彿感受到过往环说不介意我和妍仍有来往的那种

    表面欢喜、背人垂泪的痛楚。

    「环,我爱妳,我终于明白妳一直以来的心情,我是个自私的男人。」我喃

    喃自语,针刺在手尚且痛,针刺在心,淌血的感觉问有谁知

    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